乡村生活作文(我的乡村生活作文)

zuowen 125 0

第一章

当晚霞落下,霓虹点亮这个寂寞喧嚣的城市,李峰挥手告别同事,漫步走在宽阔的让人心寒的大街上。  一步步远离霓虹走进昏暗,李峰打开有些腐朽的木门,走进,放下外套,点起一支烟,火光成为这片小小空间唯一的亮光,闪烁,窗台,透着远处的喧嚣,霓虹依旧,却越离越远。  北京,这座大的让李峰寻找不到边际城市,为何没有自己容身之地呢。当他挥别挚爱的女友义无反顾的踏上这座国际化大都市,那是意气风发,渐渐在现实中磨砺不剩一丝边角。曾今校园风云人物,曾经一切荣誉,慢慢在现实归于平静,一个人静悄悄的呆在十平米的低矮城中村。  “妈,你身体还好吗,爸好吗?”李峰手机滴滴的震动,看着上面号码,脸上多了一位温暖,揉了揉有些僵硬的脸颊,打开白炽灯,有些刺眼,灯丝燃烧红亮的火花依旧那般美丽,淡淡光晕散开,房里仅仅摆着一张木床,木桌,靠着墙壁放着洗漱用品,笔记本随意放在床上,懒虫桌一角有些破损。  “好,都好,小宝你还好吗?别太累着了”母亲满含关切的声音也许是这深秋中最后一丝暖阳,李峰披上外套,脸上的浮现淡淡笑,抬头看着高楼大厦,曾经的诺言,豪言壮语,似乎那么可笑。  “妈,我好,前几天寄的钱收到了嘛,别不舍得花,爸,让他少喝点,对身体不好。”李峰捏灭手里的烟头,痴痴看着远处明亮高楼,一个个窗口,何时自己才能在那里有一个小小房间,不用明天早起排队上厕所,不用半夜捂着肚子忍着。  “孩子,外面冷,多穿点,钱够花就好,爸妈都盼望你早点回来。”妇女的声音带着一丝想念,在这喧嚣城市寂静的夜晚,小小房间,如此清晰,李峰觉着脸上有水珠流下,真的,自己能回去吗?  回不去了,真的,回不去了,仰望着窗外,挂断电话那一刻,李峰努力使自己坚强,忍着如同婴儿一般蜷缩着身体,靠在门后,低声泣,自己真的错了吗?  隔壁的房间滋滋的电视,播报着今晚难得流星雨,李峰抬头,看了看,走出房门,除了睡觉,他一刻不愿呆在这个小房间里。外面依旧明亮如昼,灯光行人,远处的繁华似乎有些不真实,虚幻身影,飘飘然,李峰摸了摸口袋,露出一丝苦笑,烟没带。是什么时候自己离不开它,是谁在这夜的黑敲动着我的心灵。  豪气满怀青年慢慢走上蹒跚不平路,荆刺扎破的伤口,血已经流满了一地。李峰眼里似乎浮现小时候那一片青山绿水,鸟语欢笑,快乐童年,远处的山梁上是否已经百花开,母亲耳鬓是否已经斑斑白发,将近六年了,心好累。  躺在小树林深处阴影下,抬眼望着天,自己唯一拥有的地方,天空没有繁星,明月,干燥灰蒙蒙,许是夏的北京本该如此。  “流星。”远处女孩的尖叫,李峰惊恐看着一道白光闪现,时间在那一刻禁止,突兀闪亮,李峰眼中最后看见一抹鲜红的颜色,远处一个身影拉近,无限的黑暗淹没。耳边的女孩是叫喊,慢慢变成沉静。  白色,通体一色白,李峰睁开眼,似乎过了一个世纪,抬头,剧烈的撕痛,抽了一口冷气,看着眼前挂着吊针瓶,心里苦笑,出去看次流星,没成想砸了脑袋,不知道当时自己是不是家里熟透了的西瓜爆开,喷射着猩红汁液。  “咦,你醒了,怎么样?”护士见着李峰醒来,笑呵呵走进,手里拿着一瓶药水,看来是换药来着。  “呵呵,你看我连摇头都不能儿,对了我睡了几天?”自己现在连着手儿都不敢动了,生怕引起头上的伤痛,可能麻药过了,即使不动依旧一丝丝的撕裂感,头如巨斗,即使躺着依旧觉着自己顶着千斤重。麻麻木木的透着钻心撕裂,如同一只只蚂蚁撕咬骨髓不是交扭着旋转痛楚。  “呵呵,你啊可算幸运了,睡了十多天了。”护士一边说话一边麻利的换好药水,记下,这才回过头来笑说着。  “十几天?”李峰一愣,“护士小姐,可以帮我找一下手机嘛?”  “哦,你的手机没电了,要不我不帮借个手机,你等一下。”护士大姐翻看了一下边上李峰物品,手机早没电了。  “谢谢。”拨开熟悉的号码,“你好,恒科地产,有什么可以为你服务的吗?”“小曼,我是李峰,帮我转下刘经理。”  “啊,李哥,你这些天怎么了,刘经理可是生了很大气啊。”女孩带着丝丝的担心,让李峰微微觉着一丝暖意。  “你好,刘经理,我是李峰,不好意思,我……”不等李峰说完,那边传来咆哮声“不要和我说什么理由,你还没死啊,我告诉你,李峰,你已经被公司开除了,你的东西早扔了,不用回来了。”啪,最后声音回荡在白色病房,李峰愣了,笑了,或许解脱了,看着身边惊诧的护士大姐,微微一笑,抬手递回手机。“谢谢你大姐。对了,医药费押金?”  “啊,押金送你过来的那位小姐帮你垫付了两万。”护士大姐收回手机,脸上疑惑的看了看床上的男孩,坚毅的脸颊依旧还带着一丝稚嫩气息,淡淡的笑容,似乎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  “那位小姐这些天过来没有?”李峰只记着自己最后看见模糊的世界,空灵飘远的声音,面容模糊,淡淡身影越离越远。  “这个好像没有。”这位护士也有些疑惑,看着这会儿李峰反应似乎对于那位小姐了解不多,甚至陌生。  “哦,谢谢了。”李峰知道可能见不到自己的救命恩人,或许人家已经忘却了那晚,曾今救过一个可怜的人。  病房里随着护士出去查房,又陷入了平静,李峰,抬手摸了摸脑袋,丝丝吸了几口冷气,咦,李峰摸了摸耳根儿,一颗绿豆般大小肉球,硬硬的。李峰有些惊异,自己耳朵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个小玩意。  用力的一按,轰的一声,李峰身体一震,似乎如久不开启的机器,轰然启动,震荡。李峰眼前一黑,耳边伴着机械空洞冰冷的声响,“启动生活助理空间,编号2012。空间对接成功,宿主确认,银河系蓝水星时间星河历公元2012年。”  李峰有些懵神,难以置信看着眼前,一口清泉,三间茅屋,二亩田,屋前屋后几根绿竹。李峰揉了揉眼,向前走了几步,弯腰摸了摸地里的玉米杆,一碰,化成灰尘,氧化,李峰不停触摸眼前的玉米杆,不到半小时,周围除了一件孤零零茅屋,清泉再无别的存在。  “看来这里已经很久没人光顾了”左右看看,除了自己站的这片地方,四周朦胧一片,如同烟尘笼罩,李峰小心翼翼触碰了一下,有些像皮冻,肉呼呼带着一丝弹性。见着没有危险,李峰微微用了点力,啪的弹了回来,看来这边是走过去的。李峰有些恐惧,自己这是在哪里,自己不是在医院,最后自己,摸了摸耳朵,李峰,眼前一暗,睁开眼看着眼前,四周围满了人。  “张医生,他醒了。”靠近李峰做检查的女医生,惊喜的叫道。  “我看看。”接过身边助手递来的工具,翻开李峰的眼皮,看了看舒了一口气。“没事了,真是忙慌了,小伙子,你可是吓死我们了,哈哈哈。”周围的人齐齐舒了一口气,笑声充满着不大的病房。  “医生,我怎么了?”李峰看着满屋的医生,护士,有些疑惑,自己不过睡了一会,怎么这么大的阵仗。  “小伙子,刚才你可是在鬼门关上转了一圈啊,差点没了心跳。”刚才情况,可是吓坏了几个小护士,本来好好已经清醒人,怎么一会满头大汗,脸色苍白,似乎又一次大出血。急忙叫来医生,看着心脏急速跳动的李峰,年轻的医生急的满头大汗,吩咐着护士叫来值班主任。  “谢谢,医生,谢谢大家。”李峰吓出了一身冷汗,自己原来去的不是世外桃源,而是地狱鬼门关,不过不像啊,李峰摸了摸耳后的皮下的一颗绿豆大的肉粒,不是做梦。不过这会子,李峰可不敢随意的乱按了。  没能弄清楚之前,李峰觉着自己还是静观其变的好,自己的小命重要。至于其他的等着出院再说吧。  可能经历生死,李峰心态乐观了许多,对于公司开除自己的事也不再放在心上,随着伤口愈合,身体恢复。每年晒晒太阳,看看书,心里的躁动,不平,慢慢的化成柔和的清流。豪气不在,壮志未酬,似乎那些已经不算什么了。李峰越加的想念自己家乡,那里有山有水,绿油油的麦田,蓝颤颤的天空,远望无边的山岭。安静平和的生活,李峰心累了,出院以后,简单收拾一些,交了房租,说了自己不再租住了,房东没说什么收了钱,下午领人看房。看着跟在房东身后的年轻脸上稚嫩,充满希望的脸颊,李峰愣了愣,曾今自己何其相似啊。  北京——再见了,我曾今的梦。  列车看出,远远看着远去的城市,慢慢的融入黑的夜,李峰心里出奇的平静,家乡近了。心儿跳了,走出列车,熟悉的乡音在耳边晃荡,爸妈儿子回来了。

第二章

李峰躺在架子床上,夜晚,蛙声渐渐起来,山里不时还有这几声兽吼,或是不时惊起的小鸟鸣叫。山里夜晚并不宁静,各式动物叽叽喳喳似乎在避开人们过起小日子。月光透过窗台印在曾经堆满课本的木桌上。李峰已经不能入眠,今天一天,忐忑不安,团聚的喜悦,父母眼里期待,村人别样的眼神。李峰轻轻抚摸耳根,肉粒。李峰是第一个走出这片山岗,走向城市,第一个大学生,第一个去过北京,无数个第一,一度压得李峰喘不过气来。如今经历生死,是否一切都不重要了,陪着父母,快快乐乐过着小日子也不错。手里有俩钱,想着盖套小别墅儿,不过几万来块,连着城里一个粪坑都买不来。  早晨,随着父亲一起去瓜地,西瓜秧子已经米把长了,是时候压头,打岔头。瓜地位于河滩沙地,这里只适合花生,西瓜,阳光充足,离着大河不远浇灌容易。李峰听父亲李山说,去年发大水河滩淹了不少,今年只有零星几家种了西瓜。李峰家的西瓜算是早熟品种,远远看着已经是绿油油一片儿。李峰走近看着一个个鸡蛋大小的西瓜,花纹很像青花瓷,整整齐齐的,李峰一边熟练地拿着泥疙瘩压上主头,去除多余的岔头。瓜苗长的很旺实,河滩肥劲大,别的庄稼拿拿不准,长的旺,往往结不成多少果实。只有西瓜吃肥,正是适合,而且沙地的西瓜透着红沙瓤,比一般土地结的瓜甜儿多,容易卖些。  开花二十一瓜儿进肚皮,说的正是西瓜结果到瓜熟蒂落,其实没有那般玄虚,二十多天西瓜也不过是可以吃。想着西瓜的美味,李峰留意起来看着个别碗口大的西瓜,说不上十来天就可以开吃。西瓜头盆子,多是长不大,好些人家是不要头盆子瓜的,摘了留着肥劲给下盆子呢。这几个应该是李山故意留下来,吃个新鲜的。正好便宜李峰,他找了些树棒子插在几个碗口大西瓜边,做上标记不能弄混了。有人觉着西瓜熟的与生的声音不同,其实多是错的,熟透声音与生瓜不同,可是没有哪家人等着西瓜熟透,不说熟瓜不好运输,只是熟瓜重量轻,农民淳朴可不代表着傻楞。七八分熟,正是好时候,这会子的瓜不能只听声音,多是看着瓜桔梗边上须根,须根萎缩一点,这瓜就可以摘了。  做好这些,李峰拍了拍手,看着深蓝的瓜叶点点滴滴的水珠,这会子还有些凉意,好在自己家的瓜田不大,不到一亩地,李峰和父亲李山不到一小时,已经做好了。张妈妈早早做好的餐饭,红豆米粥,红薯面馒头,凉拌的黄瓜条上面撒了香菜,野蒜炒蛋,油焖蕨菜。  黄瓜是自己家西瓜棚子带出来,西瓜育种多是在正月,天气凉,加了一个十多个平米塑料大棚,正好带出了不少辣秧,西红柿苗,红薯苗,这些可是比别人早吃的。等着瓜苗,秧苗移除,直接上在里面加上竹竿,种上黄瓜,棚子也不闲着。  至于香菜,棚子里多的是,水嫩水嫩,张兰准备了慢慢一大盆子,放在边上,知道儿子爱吃多弄了些。  蕨菜是昨天采摘的,山里这会子也不多了,前些年遍地都是,近些年野菜价格上升,尤其是蕨菜号称山珍之王,不时有外边的人过来收。农闲时,大人孩子上山采摘,近些地方已经很少见到蕨菜。  “真香。”李峰连吃了两馒头,喝了一大碗稀粥,抹了抹嘴,这真是自己这些年吃的最为美味闲暇的早饭了。李峰可了劲吃喝,早上干了些活,肚子早饿了,看着自己喜欢饭菜,筷子没停下,清脆的腌黄瓜条,清香的嫩的出水的香菜,蘸着蒜泥陈醋辣椒拌的调料,可是受收不住嘴啊。加了红薯面的馒头,热乎乎香喷喷,嫩软的蕨菜,看着油汪汪,吃到嘴里,软嫩可口,沙锅里不多的蕨菜,不一会吃了个见底。  “呵呵,慢点慢点没人和你抢,明天让你爸进山多采些。”张兰看着儿子大口大口吃喝,眼里全是溺爱,自己两口子只有这一孩子,所有的爱都放在这孩子身上,这几年孩子不在身边,张兰没少流泪。现在,看着孩子吃着自己做的饭菜,心里幸福感,只让张兰想要流泪。偷偷背过李峰怕儿子看见抹了抹眼睛,瞪了一眼看着自个儿老头子李山。  “呵呵,多吃点,多吃点。”李山看着儿子,越加坚毅脸庞,心里高兴,不过想着儿子已经二十多几了,如今没个媳妇可是不好,看了看老婆,叹了一口气。这事过些日子再说吧,孩子刚回来,不知道走不走呢,要是……  早饭,李峰一个人在家,研究起来自己耳根那片奇异的空间,这几天恐惧感过后,李峰已经再次进去了几次了。不同第一次的如同魂魄夜游一般,这几次李峰惊讶发现竟然是自己整个人进入,幸好在医院没有再次尝试不如问题大了。  空间李峰大致量了量,加上茅屋,院子,泉水,田地,大约三亩地左右,其余四周灰蒙蒙一片具有弹性隔层,李峰试了几次,甚至于动了刀子,稍稍划开一点点不到几秒钟,又恢复如初,一点痕迹都没留下,试了几次,李峰终于死心了。不过这样也好,不然这东西破了,谁知另一面是什么呢。最重要,李峰觉着还是安全第一,对于未知事物,他可不会过度探寻,又不是孩子了。不懂就要问的年龄已经过了,李峰这会子心态完全没有了青年人的争强好胜,愈加平和,稳重。  看着四周的灰蒙蒙的胶状物检查不出什么玩意,李峰开始打量起四周。这边空间不大,透顶如同星空一般,高远,没有太阳,却不显昏暗。空气很新鲜,带着淡淡的泥土芬芳的气息,整个空间是一个长方形,茅屋灰黄色,不知道是何种木材搭建,显得古朴大气,茅屋坐落在空间最里边。茅屋里有一些木质家具,看着样式,李峰在网上查了,不是任何时代的,看起来做的很随意。不过看起质地倒是不错,清理完灰尘,依旧如同新的一般,而且坐卧蛮舒服比任何别的椅子来的更加贴近身体结构。李峰北京那块的被褥放了进来,看起来蛮有家的味道。门前的几棵桃树,只剩下枯枝,微微一碰如同田里的玉米杆化成了灰烬。看着光秃秃的院子,李峰愣了愣,心里想着自己是不是可以弄些种子种点什么。看着地上灰尘,李峰觉着自己要不也弄几棵桃树,自己第一次进来的时候,觉着挺美的,看来原来的主人欣赏水平蛮高的。自己家里不是有个小桃园吗?移植几棵,看看情况。  院子边有个不大小沟连着院子外一口清泉,可是如今干涸了,沟里的荷叶早已经化成灰烬,只留下秸秆。院子外,田地边的小泉眼如今正不停冒着清水,可能时间太短左右不过十多平米,与之前的几百平米的池塘印迹查了比之一星半点。李峰想着以后说不定院子外小沟灌满水,种上荷花,养上几条鲤鱼,倒是没事逗弄逗弄也是别有一番情趣不是,至于外面的大塘,养些食用的鱼虾,栽种些鸡头,莲藕,倒也不错。李峰一边规划,一边走到空间最前面的两亩地里。  靠近清泉边上灰黑色的土地,李明挖了块泥巴试了试,虽然有些干燥,却已经有些泥土气息瞥了一眼泉水,看来泉水滋润的,远离泉水的地方多是粉尘,看来短时间是不能种植作物的。不过这些地方怎么看也不像是泥土,白灰色,有点像水泥。李峰暗暗留心上了泉水,心里暗暗有了一丝打算,微微捏了捏耳根,李峰退出了空间。  出了空间,走出房,爸妈已经出去了,院子里几只小鸡仔在压井边上刨食吃。那块地方湿润,不少虫子,蚯蚓,看着小鸡仔黄绒绒,没出窝几天已经开始自力更生了。李峰看着,不时逗弄一番,拿着木棍掘开泥土,拿着一条小蚯蚓逗弄几只小鸡仔不停跳着,转圈。  “我去。”可惜不知道是不是看着李峰太不地道,你说你玩弄人家的小鸡鸡就算了,最后竟然不给人家吃。边上早早注意到李峰的老母鸡,很是不给面子,一下啄着李峰手背,青紫了一块啊。李峰看着地上蚯蚓被几只小鸡争抢着分食,郁闷的看了一眼边上高昂着小脑袋,挺着胸脯,得意洋洋母鸡。  “算了,不和你计较。”李峰无奈的摇了摇头,谁知道没走几步,脸上一凉,抹了一把。灰白的鸟粪,还带着温度,抬头看着枣树上,一只燕子优雅飞到自家房檐下。这是啥么情况,欺负人不是,本来想着一会给这只燕子一点教训,不过看着几张黄黄小嘴,叽叽喳喳的叫着,等着食吃。  李峰叹息了一声,饶你一会,不过不是看你的份上而是这些小可爱的份上,李峰瞪着眼,看着房檐下的老燕子。转脸对着小燕子露出一个和蔼的小脸,明年,这帮小家伙可就开枝散叶了,留个好印象。  在井边洗了把脸,觉着自己一个人在家也没意思,迈步向着自家桃园走去。桃花细逐杨花落,黄鸟时兼白鸟,如今正是桃花飘落,逐流水,柳叶纷纷。李峰家桃园不大,一亩来地,三十来棵桃树,几课李树,外边还有几棵苦桃。  草色青青柳色黄,桃花历乱李花香,桃花飘落了不少,青色的带着毛绒的小桃子,看起来满是可爱,可惜这桃树有些老了,剪了枝条依旧没结多少桃子。李峰走了一圈,看了看,桃树多是虫蛀了,看着让人心疼,李父早上说,过几年把桃树砍了,种庄稼算了。  李峰觉着可惜了,这么多年了的桃树,李峰还是挺有感情了,自己小时候的学费多是从这里来的,没了,多可惜啊。走了一圈,看着桃树林深处的一块平地上搭着小茅屋,李峰眼睛一亮,心里想着什么,跑下来山坡。

第三章

李峰吃完中午饭,一个人坐在门槛上琢磨,自己以后生活,北京自己不愿回去了,虽然这几天不少朋友兄弟打电话,不过回来李峰不想再出去了。在家,总要有个事做做,赚些平时吃穿的钱,自己这些年攒了点钱,在首都不算多,但是二十来万在李家岗算是顶天了富人了。  “对了。”李峰一拍脑袋,自己许多早前就想着有一套自己的房子,这会子有地有钱,建个带着小院子小别墅,心里越想越加急切,地方李峰已经想好了,在桃树林茅屋里那块空地。应该不用砍掉多少桃树。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车尘马足富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若将富贵比贫者,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将贫贱比车马,他得驱驰我得闲。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李峰心里最是羡慕这般景象,如今自己有能力实现梦想怎能不激动。  如此美丽的景象,李峰想想口水哗哗流,“就这么办。”拿了铁锹,蹬蹬跑到桃树林,看着靠着山脚的茅屋,李峰突然觉着茅屋是不是更有诗意。“算了,我已经有了一座小茅屋,不能总是住在茅屋里吧。”  李峰拿着铁锹,左右,挖开看看,泥土不多,挖开不到半米已经看见山石,许是太靠近山脚。此处背靠大山,门前桃林,果香,远处白带飘过,带起波涛阵阵,如此神仙一般,或是比陶渊明更是多了一份人气,离着村子不过几百米,路基修一修,不用水泥,只用山岗上的青石板,别有情趣。  越想心里越加如猫抓,痒痒的,可是想着父母八成不会同意,自己不能合理的理由,只为了喜欢修个房子,村里人不会认为自己傻愣吧。无力的坐在茅屋的凉床上,不停深思,自己可以做些什么。  左右看了看,茅屋边上有个废弃的池塘,不大,半亩来大小,水是山上的泉水,清幽幽的。不时看见几只小鱼游过,鲫鱼,肉条子,肉愣子,没见着有大鱼,池子里还有不少水草多少年没有清理,一角一撮芦苇,不时翠鸟飞过,直入水中,捉一条寸许小鱼。白色的水鸟,白色羽毛,红色的爪和嘴,旁若无人悠闲在池子里戏耍,这般水鸟李家岗的河边成群结队最为常见,人们不知道叫什么,喊着鱼鹰子,吃鱼嘛。其实,李峰后来上了大学以后,抽空上了几个关于水鸟网站,这娃儿鸟有个不错的名字叫红嘴鸥。  可惜小时候,李峰见过那些大鸟如今难得一见了,尤其是白鹭与天鹅,小时候吃过几只白天鹅,如今听说好几年没了身影,白鹭倒是偶尔可以看见。这鸟没有白天鹅肉多,加上近些年人们生活改善了不少,懒得去猎捕这些没几斤肉鸟儿。  看着看着,李峰突然想起自己空间似乎有一个相同大小的池塘,可惜泉水太少,拿起放在茅屋里的网兜,李峰在水草里来回舀了几下,还别说池子里鱼还不少,看着活蹦乱跳的几条鲫鱼。  “咦,还有条小鲤鱼。”红黄色染了半身,一扎长,嘴角有须子,说不定哪天化龙飞升了。老一辈常说,鲤鱼跳龙门,或是雨雾天架雾飞腾,不少人说着解放前或是五六十年代,大雾天早上在家门前拾到过鲤鱼,最后裹着红布送进大河放生,可惜李峰没见过,只是爷爷在世的时候常常说到,真假已经没几个人知晓。  不过,看鲤鱼心里难免想起小时候传说,总是多了几分喜爱,小心翼翼的捧着鲤鱼放进空间的池子里,连着几条鲫鱼片子。本以为这些鱼儿会有些不适,没想着这些小鱼游的那个欢实。让李峰都有些羡慕,自由自在游着鱼,多好啊。看着泉水没有问题,拿着茅屋里的木桶打了一桶泉水。  李峰拿出空间,对比池塘里的泉水,空间泉水更清亮,别的如同一般水儿一样,没见着有什么特别之处。也许心里作用,李峰总是觉着空间里的水不一般,可是左右看不出什么好懒。最后一桶水倒在了边上一口桃树根上,水桶扔进空间,李峰看看时间,还早,扛起铁锹,慢慢的溜达到了自己的玉米地,爸妈两人此时正在翻土,除草,李峰看着锄头,晕了晕,自己对于着半圆锄头一点不感冒,不,锄头对他不感冒,记得每次除草,自己总是除掉玉米苗多余草,很是被老爸李山批评过几次,看着锄头眩晕,最后对锄地无爱。  “妈,我来帮你,你看还有别的什么活,除草我就算了。”把铁锹插在田埂上,李峰左右看了看,不知道自己可以干点啥,玉米苗不过十多厘米,不用传粉,不用剥棒子,自己真正不知道做什么。  “呵呵,这孩子,这里没事了,你闲的慌,把家里的菜园浇点水,好几天没浇水了。”张兰看着儿子眉头紧皱,心里觉着好笑,看着老头子嘴角轻扬,想着小时候儿子被自己家老头子因为除草伤了苗子撵着打屁股时候,那会子可爱劲,一眨眼这般大了。  李峰点了点头,给菜园浇水,这活儿自己可以干,至于除草,他可是心有余悸的。扛着铁锹逛了一圈,遇见叔伯兄弟打了声招呼,看着村里人脸上淳朴的笑容,李峰心里越加平静。谈说了几句,问了问村里有没有建筑队的,自己早早打听一下,不能等到事到眼前儿吧。火烧屁股再急着找水,可不来不及了。  李峰家的菜园在小院后面,半亩来地,里面种着不少蔬菜,西红柿,青椒,豆角,小白菜,墙后根边种着丝瓜,最边角冬瓜秧,韭菜,莴笋,连着一小排蒜苗。看着如此多的菜,李峰微微一愣,看来父母一定很少上街赶集了。  唉,村子儿虽然比前几年富裕些,不过只能温饱,小康还有些距离,不止自己家,左右三四十户人家,没有几家上集买菜的,除非来个客人。  看着青椒已经小拇指粗细了,比别家可是早了许多啊,茄子也已经开花了,西红柿眼珠大小。李峰左右看了看,四周多是被杨树遮挡住了。心思一动,何必去前面的沟渠里灌水呢,那么远。自己空间水,每天冒个不停,没见多,自己装出一桶也没减少,真是奇事啊。  拿着木桶,轻轻松松把这菜园浇了一遍,摸了摸头上的汗水,真是自己身体虚啊。每天坐在办公室,下班睡觉,玩电脑,真是自己已经记不清多长时间没有锻炼了。上学那会子的身体多好,篮球的队没人比的上自己身体,可是没几年身体素质下降这么些。  晚饭,李峰亲自下厨,当然李峰手艺还算凑合,平常的家常菜,在水塘边挖的水芹菜炒干子,野蒜鸡蛋,拍了凉黄瓜,加上香菜,熬了一锅红豆粥,早上蒸的馒头。齐活,没等几分钟,父亲李山,母亲张兰,扛着锄头,拎着水桶齐齐进门了。  “呵呵,老头子,看看,小宝竟然学会做饭了。”张兰脸上的惊喜喜悦,无话用语言表达,看着老头子欣慰的微笑,越加觉着幸福。  “爸妈,洗手吃饭,尝尝你儿子的手艺。”李峰有些得意,自己出门在外好几年,还是有些收获的,自己洗衣烧饭,打扫卫生,可比小时有事没事跑回家,连着高中每次衣裤都是周末带回家让张兰帮着洗的。甚至袜子,小裤头,这人都不会洗,在北京这几年,受了不少苦,学了不少。  “好,我儿子烧的饭就是香,老头子你说是吧?”张兰没吃呢就夸上了,连带着刚刚坐下的李山也没放过。  “嗯。”李山拿起馒头,夹了一大口菜,虽然没说什么,不过脸上的笑意,让李峰知道父亲这会子很高兴,发至内心的高兴。  晚饭吃的张兰李山满脸笑,李峰也觉着今天的饭格外的香甜,多吃了一个馒头,晚上等着父母睡下,李峰进入到空间里,自己的电脑不知道能不能收到信号,李峰办的移动无线,这两天一直没上。  这会子闲暇来,心里想着上网看看,买些花草的种子,自己装扮一下空间,这般灰蒙蒙空地,看多了,总是不喜,种上花草树木看着舒心,说起树木,李峰心里已经有打算了。自己过两天进山一趟,挖点树苗放进来,至于院子桃树嘛,等着盖房子时起掉的桃树,应该没人注意,不行只能看看山里有没桃树苗,可是那些野桃树需要嫁接,自己不懂。  随后的几天,李峰去了趟镇上,在农技站买了些种子,连着莲藕,荷花,鸡头,花了小三百,种子可真是贵的可以啊,太黑了。  “咦,妈,这青椒哪来的啊,这么大啊。”回到家看到篮子里放着水嫩的青椒,李峰心里疑惑,问着边上的张兰。  “呵呵,不就是后院的嘛,也不知道是不是肥料上多了,菜苗旺实,你看看前几天还只有小拇指粗细,今天已经可以吃了,我本想过两天才能吃呢。今天中午做青椒炒蛋,你小时最爱吃了。”张兰心里也是有些奇怪,自家菜园种的菜一个个旺势很,可能几年的底肥上的厚吧。  “是嘛,妈,我去后院看看。”李峰心里急切的想要知道,是不是自己空间泉水的功效,一到后院,李峰愣住了,这菜园比几天前可是发生不小的变化,看看无论是茄子辣椒,西红柿,一个个壮实像小牛犊子似的,也许只有土肥有这般大的劲头。  李峰瞥了一眼墙角一颗丝瓜,自己记着这颗没有浇水,苗儿叶子比边上的瘦小不少。看来自己空间泉水对植物生长有一定促进左右。效果挺明显,最少提早蔬菜四五天上市。看来,以后自己使用泉水时候要注意了,小心一些。

待续…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