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出该文)高质量该文信札1-2集

zuowen 25 0

 “无垠蕨科剑中、秉持一类梦、你手里的凉爽我好想轻触、暗巷中、我与谁相见、你眼里的柔情与否所有人都为我、为的是遇见你、我珍视她们、我横越风和雨、是为取回我的心、直至遇见你、我坚信了宿命、这世界值得称赞去努力、为你、、、”

  前世五百次的回首换取今生的一次擦身而过,因此我坚信,心灵中每一次相见都是幸福。二十年的时间,一个样不长,说短不短。必然,我们错过的人要比我们留住的多得多。

  没人说,讨厌一座城,是即使城里住着某一人,或是城中有过几段不能忘怀的故事情节。当然,于我而言,于它而言,这些都没有。那么,是这个古村的幽静?是那条小河的脱俗?是那城垣的沧桑?是,不尽然。M说也许我是从那里留下来的,我笑,也许这算是一个良好的答案。而已,也许都不重要。没人也说,讨厌一个人,是没有理由的。就像歌词里写的“有的是人说不清哪里好,但就是谁都替代不了”。

  常常有意或无意地把人和城联系在一起。往小上看,人是城浓缩的背影,往大上看,城是人演绎故事情节的场景。于人,于城,本身就有一类难以舍弃的动情。也许正是心灵中的那份本意,给了她们往前走的动力和毅力。

  远古时代,想过很久以后,我会遇见你。在心灵中的某一午后,在某一街头,在几段城垣,也或在耸立数百年的莲河。因此,始终以来,带着那份本意,我期待,这一路旅途,遇见你。

  为的是遇见你,我珍视她们,横越风和雨。

  释迦牟尼尊者出家之前,在路上遇见一美貌少年,只这么一次,从此就倾慕放不下。佛祖问他:“你有多讨厌那少年?”尊者回答:“愿化身莲河,受三百年风吹,三百年曝晒,三百年曝晒雨淋只求那少年从桥上走过。”

  也许尊者也无人知晓道为什么会如此著迷于这个女子,而已,我坚信,是心中有一类信念的东西支配着他。也许许多年后他会知道,那时候她们讨厌的是这个讨厌她的她们。

  没人说,每个人都是天地间的响岩,有一天单厢无人知晓所往。释迦牟尼尊者科枫化身莲河,饱尝数百年的风吹曝晒雨淋,又尖萼那位少年与否必欲岁月的轮回。也许她在某一世化身为莲,在佛前修成正果,再也无须祖古。于这些,尊者何尝无人知晓,而已,尊者早已不屑。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所遇见的人,却成为指间流沙。因此,很多人始终在找寻,很多人始终在等候,很多人始终在固守,很多人始终在躲避。没人说,找寻的人值得称赞敬佩,即使她们从没失去过追求的毅力和决心;固守的人值得称赞尊敬,即使她们不会沉沦她们;而等候和躲避的人却可悲,即使她们不敢面对她们。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