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中考满分作文,《遇见》中考满分作文300字

zuowen 136 0
  

文/戚利   

  

  
  

  

在我的世界里,遇见一篇美文就如同初恋遇见相爱的她,温暖,忐忑,幸福。欣喜之余得以用美的眼光从容安详地去审视她,眼瞳里深深地映着她的美:深刻的立意,新颖的选材,严谨的结构,美到极致的文笔。每一个文字,每一句,每一段都闪射出越来越迷人的光彩,使我的眼前一片明亮。   

  

  
  

  

(一)   

  

  
  

  

还没动笔,就先输了——孩子的作文通常失败在立意上。立意就是写作目的,对于写作而言,战争、和平、饥饿和爱是永恒的主题。对于成长中的孩子而言,这些主题有的太过沉重,有的很是离奇,有的则太深奥,难以琢磨,所以老师会建议他们应该围绕离生活最近的爱、真情、友谊、信念等有利于个人成长的正能量来进行立意和选题。   

  

曹文轩作品《三角地》中疲惫的小号,讲述了一个因为收养了一个弃婴而最终受人排挤,落魄并疾病终老的小号手的故事,读来让人唏嘘不已。   

  

小号手做了一件天大的益事,本应该受人尊崇,结局也应该是圆满的,符合“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正面引导。但是,作者却标新立异,最终以悲剧终了。其实在真实的社会中,这种现象是存在的,并不罕见。   

  

从文学创作来看,这并不失为一种写作方向,只是这种写作方向侧重的是对生命的质问与思索。人类生命的本源就是一个缠绕着善与恶、爱与恨、生与死、高贵与卑下、忠诚与欺骗、幸福与痛苦的复杂的统一体。所以生活中不会总是存在完美结局,每个人走过的终将成为自己的追忆,却也可能成为别人永久的思考。   

  

简言之,这种写作,其主要目的是要给予人们警示,引发人们对于生命意义的深度思考。   

  

对中学生的写作立意的要求,相对低一些,不可能站到如此高度,对孩子而言,也许表达一种心绪,刻画一个人物,描写一段景致都处于正确立意的范畴。热爱、喜欢、愤怒、愉悦的心结,而且中学生似乎也更愿意表达这种基于情感的简单立意。   

  

历下区初二期末考试,语文作文题目为《遇见》。无独有偶,我在前期预测中考作文时抛出过《相遇》的作文题目,竟没想到他处种树,此院见花。   

  

济南市的考试挺有意思,考试现场会邀请部分家长监考,所以语文考试时间刚刚过半,群里就已经传出了作文题目。自冬上初中以来,我就喜欢玩一个游戏,用对儿子的理解和他的思路去猜测他可能的选材,然后回家验证他的写作是否与我想象的一致,结果每次都猜不中。   

  

我用脑子快速地搜索着冬上初二以后写过的作文,很快,一个名字叫《开学第一课》的作文跳进我的搜索视线里。这是冬在刚进初二时写的一篇小作文,史老师刚刚接班,孩子在文字里记叙了他与史老师第一次相见时的情形。这篇作文是最契合当前考题的。在经过几次自我确认以后,我满怀信心地想:这次应该不会再错了吧。   

  

第一天下午考两门,冬和我们在小区门口碰上了,看他很轻松的样子。我是忍不住,每次语文考完总要去问他的,开始的时候他总是很好奇,问我是怎么知道的作文题,我给他卖关子,慢慢地他似乎也已经习惯了,没有抵触,很配合,尽管妻一直在劝我说后面还有考试,别跟孩子交流作文,我还是开口询问了。   

  

“听说今天的作文题目是《遇见》?”   

  

“嗯。”   

  

“你选的材料是?”我有点迫不及待,而且内心里已经为自己开始暗暗高兴起来。   

  

“我写的是遇见某某同学了。写到一半的时候,忽然犹豫起来,遇见的到底应该是熟人还是陌生人?”知道这个话题是逃避不了了,他索性反问起我来。   

  

某同学是冬的小学同学,小胖子,个子很高,成天笑眯眯地。听到结果,我像世界杯上预测结果的那条章鱼,失败了,隐约中一种失落和不安涌上心头。   

  

“我个人感觉最好是遇见陌生人。而且切忌写遇见以后的事情。很多孩子会在这上面犯错误,比如写遇见一个人,然后大篇幅写遇见以后自己发生的变化,就会跑题。”我这样作答,其实,这些想法在回来的路上就已经想好了。“当然,如果用多次相遇作为线索,来构思一个跨越时间的事件发展,也是一个很好的思路。”   

  

“你的立意是什么呢?”我反问一句。   

  

“写他的性格呗,我遇见他,然后想起以前的事情来。”   

  

“你的遇见只是为了写一个人的性格?说他成天笑眯眯的?如果你只是用遇见作为引子而去写别的东西,那就跑题了!”我毫不客气地一口气讲完,心里已经有一股小火在燃烧。   

  

冬似乎还想组织文字去表达,可很快就否定了自己。最后,他怔在那里,一句话也不说,轻松的表情慢慢地凝固起来。妻看见了,赶紧打圆场,她把筷子很用力地放到客厅的茶几上,然后大声说:“吃饭吃饭!”   

  

孩子的无言刺激到了我。难道孩子真的连什么是立意也不知道吗?当我提示他该写与史老师的第一次见面的那篇文章时,他回复了一句:当时没有想起来。看来他应该是认可我提出的这个选材的。   

  

初二期中考试以后,我就曾经告诉过他让他整理以前的作文,象往常一样给他做本集子——这工作初一坚持的很好,家里已经有两本了。他最后只找出七八篇作文,看太少,我就没有给他做。考试前,我也曾经嘱咐过他让他看看以前的作文,现在想来,他应该是没有做这件事情,不然不会记不起那个选材的。   

  

这样也好,我安慰自己说,等他的作文成绩发下来,如果不甚理想的话我就有理由占用他假期的时间了,这一学期我对写作的很多的想法也可以跟他交流。继而我把话题转向了上午刚听来的一则消息。   

  

“听说,前两天你在班级里教同学如何做题,是想提高你们班的期末整体成绩?”   

  

他的眼珠转得飞快:“什么意思?”   

  

“没啥意思,真的还是假的?”看着他内心忐忑的样子,我有点忍不住想笑。这个傻孩子,我是想表扬你呢。   

  

“……没有那么高尚,是有人问我问题,我帮他解答而已。”   

  

我语调一转,很认真地告诉他:“记得以前曾经给你说过一句话,对别人,对社会的价值,才是你的价值。无论出于什么目的,我为你帮助别人的事情感觉由衷的高兴和欣慰,这要远比多考几分重要且有意义的多。”   

  

  
  

  

(二)   

  

  
  

  

考试的卷子终于发下来了。我遇见了期盼已久的冬的考场作文。   

  

就像一种赌博,每次都是怀着一种强烈的好奇心来看孩子的作文,期望他能给我带来惊喜,虽然偶尔也会收获失望。但是我深知,生活总不能随自己的意,你准备接受惊喜,就要做好准备接受失望。   

  

孩子的作文44分,尽管没有上一类文的成绩,但还不错。当我从头到尾看完以后,才发现孩子的作文真的不错。   

  

遇见   

  

文/戚晓睿   

  

  
  

  

夜晚,昏黄的路灯下,我遇见了他。   

  

他的名字叫康,是我的小学同学。如今站在我面前,一米八的个头活像一堵墙。身体健壮,头发浓密略带点卷曲,方方脸,塌鼻梁,一副善良宽厚的模样。   

  

“吆,这不是老班长吗?”尽管灯光昏暗,康还是一眼认出了我。冲我挥手走来:“呀,班长,两年了,咋没长?”他故意拖着长调,说完,先捂嘴笑了,笑声里带着几分狡黠和诡异。   

  

这段时间我的确是没怎么长个,拿这件事开玩笑的也不止一个人了。可康的口气令我很是不舒服,总觉得他是带有挑衅的味道。一时间,我缄默着,不说一句话。   

  

康在小学时还没蹿到一米八,又矮又胖的他浑身“毛病”。一是轻易就出汗,二是经常放屁,因此他有了一个不雅的外号:屁神。康不发作还好,一发作就不得了。声音大得震天响,好像有谁在地上扔了一个响炮一样,而且还是连珠炮,一个接一个:“嘭——嘭——”每每此时,教室里就会爆发出一阵笑声。同学们会很夸张地打开窗户把头探出去作呼吸新鲜空气状,羞得康满脸通红。   

  

“屁神”的外号是我给他起的。为此我常拿这个向他“开刀”。起初,他也只是笑笑而已,似乎还为此骄傲了一阵子,不知为什么,五年级刚过,他突然在意起他的外号来,在一次给他开玩笑的时候跟我翻了脸,自此两人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没有想到他竟如此记仇,事隔这么多年依然没有忘却。看着他似乎有些嘲弄的眼神,我越想越生气,脸色在银杏树的光影中更显阴郁。   

  

“喂!”……“班长?!”……是康在叫我。   

  

我抬头望向他。他将一只手搭在我的肩上,顺势拍了拍说:“怎么?认真了?刚才给你开玩笑呢。”他爽朗地一笑,“以后得多吃饭,你看你瘦成啥样,没肉咱可长不了个啊,你别忘了你可是咱班的标杆啊!”康显然早就忘记了曾经的不快,见康如此诚恳,我顿觉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脸上火辣辣地疼。一时间,我又说不出一句话,支支吾吾地像犯了错的孩子,我低着头看向康的大脚,那双憨憨的脚。   

  

两年后的今天,我遇见了一个真诚、友好、和善的康。也意外地发现了生活在阴影里的自己。我想我必须要做出改变,变得和康一样大度,宽容。   

  

遇见康是另一个我的荣幸。   

  

  
  

  

“其实,你的作文应该是一类文的分数,或许是因为你的内容里有一些阅卷老师不认可的素材,也或许是因为你的字写的有些不工整。”我是这样告诉他的。   

  

既然是好作文,自然要给孩子讲明作文好在哪里,现在的孩子家长不能空口无凭地随意表扬,他们对事物有自己的认知和鉴别,必须语出有据,言之凿凿。   

  

“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你的作文是有立意的,而且立意还比较新颖。你通过写与同学的相遇,发现了自己的阴暗面,这是一种自省式的作文。”很显然,刚考完试的冬在立意的作答上故意对我隐瞒了什么,也许他是想给自己抑或给我留一个惊喜?   

  

“选材使用了生活中的真实事件。回忆也是围绕学生时代的真实生活来写,这正是我极力向你推荐的。捕捉生活的细节,把简单的事情写出深度,通过写作认识自我和这个世界,这样的写作才是有意义的。才能避免所谓的华丽罗列和无病呻吟。”   

  

“不知道阅卷老师是怎么想的,反正我认为你在回忆的那一段的选材也还不错,尽管看起来有些不入流,但写的并不俗气。这些生活中曾经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的细节才是最值得我们去书写的,关于选材我在这里提出最‘严重’的表扬。”其实,我是想通过加重的强调提醒冬生活写实的重要性,毕竟作文写实是体验和思考生活的另外一种方式。   

  

“语言描述朴素,平实,读来朗朗上口。人物的表情、心理分析也比较到位,场景、细节描写细致、传神,能围绕主题展开。”   

  

每次和孩子一起探讨作文,我必做的一件事情就是一定要大声读一遍。在朗诵的时候每当发现语言表述不顺,或一些听起来口语化的东西,哪怕是一个字的选用,一个词的顺序,如果感觉不好也要商榷一番,进行修改。   

  

通过平日的有声阅读可以锻炼孩子的语感,通过语感可以让孩子学会朴素平实语言的运用和表达。   

  

读到最后一段的时候,孩子给我纠正了我的错误的句读:   

  

“遇见康是另一个/我的荣幸”这是我读的。   

  

“遇见康是/另一个我/的荣幸”这是冬纠正的。   

  

语义上的模糊性是孩子学习隐喻表达的开始,应该顺势引导孩子坚持这种写作风格。谈及到这里,我先承认自己的错误理解,并对孩子的这句话给予了表扬。我说,你的句读更能表达立意,而且你这句话的风格也越来越“余秋雨”化了。   

  

是的,如果你对孩子有所要求,不要赤裸裸地表达,通过合适的机会使用恰当的语言,遵循孩子可以接受的逻辑去陈述,这种教育效果的达成是“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   

  

遇见是一种缘分,它或许会与你擦肩而过,从此不再回眸,然后你用记忆慢慢风化,我从不愿错过与美文的相遇,我要执着地挽起她的臂弯,与她不离不弃,让她连离远点想回眸的机会都没有,我愿意与她一起,走进更华丽的世界。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