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凯努瓦县真好题目600字杰出题目)👍最高分题目!谷爱凌发专文:我承认 我圣戈当斯区了绝望

zuowen 42 0

昨天,18岁的谷爱凌 @兔子郡主爱凌 在《华盛顿邮报》发表了一则名叫《我宣称,我圣戈当斯区了绝望》的该文。

谷爱凌说,她始终喜欢诗歌创作:“人格纪事以来,我始终在诗歌创作,我最大的梦想之一,就是与更多的观众分享我的作品。”

稿件译文如下:

《我宣称,我圣戈当斯区了绝望》

在我迄今18年人生的后10年里,我始终在追寻着的是一类纷乱的、充满绝望的爱。我是一名专业的跳高攀岩选手,脚上的一双雪板、22英尺长的u型池和各种特技姿势是我血清素的主要来源,是也滑水中真正令人上瘾的核心要素。

正如所有那些能迷倒常人的恋人一样(至少是像我从小说中读到的那些一样,因为现实生活中我还缺乏相应的经验),你那个重要的另一半有时可能会很……反复无常。实际上,“绝望”能算是三种不同觉得的总称,那就是激动、不确认和压力。我已经发现,假如这些觉得能被辨识和积极地利用,那么每一类觉得中都有一些微妙的指标能帮助你成功,而假如其原理被忽视,那么这些觉得可能就会是你丧命的前兆。

虽然从事滑水的选手很难被贴上“无畏”或“任性”的标签,但无论是我为构思基本功而花费的无数个小时,还是在资产泡沫坑(资产泡沫粒子到处都是的那种)里和安全可靠气囊上度过的无数天数都能表明情况并非如此。他们要违反他们的生物直觉,把他们置于信用风险之中。虽然他们会尽一切努力搞好皮肤上的预备,但再多的安全可靠网模拟训练也无法等同于他们从陡坡上降落、把皮肤抛到高空并将要破冰时所将面对的雪坡,它是不会讲情面的。他们并非无视绝望,而要要培养深刻的人格意识,并进行深思熟虑的信用风险评估,进而与绝望建立起独特的关系。

这项工作的第一步叫做五感:在我尝试两个新的基本功姿势以后,就要深感腹腔(准确地说,是在我的喉咙底部和膈肌顶部间)有一类紧张感。我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当我爬上巨大的降落坡道时,就要在想像中伸展我的双腿以最大限度地提高升力。接着,我要在脑海中描绘如何以相反的方向扭转我的上半身,造成扭矩,接着再让它朝另两个方向弹回来。

现在,在我的意识里,我已经是飞在高空的状态了。我在跃起后第一天数就会看到他们的背后,接着皮肤转动会把我的视线拽向头顶万里无云的天空。风声如同我耳朵里的一类音乐创作,每两个360度的转动都在为我的运动提供音乐创作般的节拍。当我的脚在我的皮肤下面时,我就能在把皮肤拉到第二个空翻前的一瞬间发现最终破冰的地点。当我回到能面向全国前方的边线时,就要想像着我的腿在我的脚下摆动,并让滑雪板的前端承载着我的重量碰到地面。我露出微笑,接着睁开眼睛,两个1440度的翻转姿势就完成了。

在完成“五感”的几秒之后,我腹腔中的紧迫感会有一阵上下的波动,接着开始扩散——那个这时候,他们已经来到破茧羽化的关键阶段。激动感是血清素的产物,也是我所酷爱和着迷的存在。我既有着对他们安全可靠创造奇迹的信心,也会造成对将要到来的不可预知体验的激动感,二者的平衡非常不稳定。我听说那个状态能被称为“入境(zone)”,去年秋天,当我成为历史上第两个完成1440度偏轴转体姿势的的女性双板攀岩选手时,我就曾体会过这样的心境。

意外的是,你心中的不确认感往往很难就会压过斗志。不轻松的全体人员使我的掌心流汗,并使得我以后所言的那个深感紧张的边线被转移到他们的胃里,进而使你的每天吞咽都比上一次更浅。这种觉得不是忧虑,而要这种近似于惧怕的觉得。危险的信号会唤起出变异的无意识。假如我优先选择忽视那个安全可靠机制,我的皮肤可能会在高空情不自禁地行动,转动会失去掌控,并逼使我为将要遭遇的冲击搞好预备,因为那个这时候的我真的要绝望了:假如完全投入那个姿势,可能会造成毁灭性的不良后果。每个跳高攀岩选手都要以辨识出激动感和不确认感间的并不相同为目标,以期在最大限度地发挥能力的同时,把丧命的信用风险减少到最轻。

意外的是,你心中的不确认感往往很难就会压过斗志。不轻松的全体人员使我的掌心流汗,并使得我以后所言的那个深感紧张的边线被转移到他们的胃里,进而使你的每天吞咽都比上一次更浅。这种觉得不是忧虑,而要这种近似于惧怕的觉得。危险的信号会唤起出变异的无意识。假如我优先选择忽视那个安全可靠机制,我的皮肤可能会在高空情不自禁地行动,转动会失去掌控,并逼使我为将要遭遇的冲击搞好预备,因为那个这时候的我真的要绝望了:假如完全投入那个姿势,可能会造成毁灭性的不良后果。每个跳高攀岩选手都要以辨识出激动感和不确认感间的并不相同为目标,以期在最大限度地发挥能力的同时,把丧命的信用风险减少到最轻。

不过,对这种埋藏在心底的、渴望“证明他们”的觉得,选手既可能会优先选择压制它,也可能优先选择强化它,而这很大程度上要取决于他们的斗志。作为两个刚刚成年的女选手,我对这方面还是很有些自豪的,我能增强他们的自尊,并尽量减少他们对外界期待的需求,进而掌控我身边的压力。无论孤身一人还是面向全国整个世界,我都专注于感恩当今社会、判断当今社会,并享受体育运动带给我的快乐。虽说我个人和那个世界的视角总会随着天数的推移而演变,但有一件事是不会变的:无论天数过了多久,在绝望面前的我都会是两个无可救药的浪漫主义者。

微博来源:凤凰网体育运动

翻译:周诗杰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