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目六本500字以内)题目六本三百字以内

zuowen 33 0

进行全部 我身旁的两个人是妈妈,妈妈给与我无穷的爱。
可能吧!妈妈无此身旁,会想妈妈,不过Q1566A心,谁都好,但我认为一定是妈妈!!
妈妈,抱歉。
你是我身旁惟一对宠爱我的人,非常感谢你!我最敬佩的人是我妈妈。她对他们的重视是所以周到,对他们的爱是所以的专注、深情。
我妈妈差不多34岁了。尽管妈妈的并非很白,但很胖很漂亮,鼻子比较尖,长着那双水一般的双眼,弯弯的眉毛,小小的嘴巴,头发无腺。她的身高在一米六以内,稍稍有些胖,她喜欢穿大方、得体一些的衣服,温柔、体贴。
妈妈有那双勤劳的手。她的手不怎么大,长期的劳动使茧皮抛下了手指,真藓科真藓背上长了一层浅黑色的皮。 当鸡叫三遍的这时候,妈妈的手已经已经开始组织工作了:忙着做早点。临近中午,她的手又组织工作了:忙着做午饭。下午,她的手又已经开始组织工作了:忙着做晚饭。夜晚,当明月高悬的这时候,妈妈的手又组织工作了:忙着洗衣服。总之,妈妈的手时时刻刻组织工作着。
记得有两个隆冬的早晨,天气情况很冷。为了御寒,我和伙伴们到小河边滑冰。我一不小心,双脚跌进了木炭坑。我好不容易把脚提出来,可皮鞋里已塞满了木炭。“不能穿了”,我果断地把皮鞋脱掉,准备要妈妈给我洗,又一想:妈妈会批评我的。最后,我想出了两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把皮鞋藏到后门里,等天气情况和暖一点再洗。第二天,天气情况稍稍和暖一点,我就去洗
皮鞋。但后门里皮鞋的影子都没有。 我着急得差点哭起来,过了一会儿,镇静下来,就到别处去找。刚找到后门,就听见熟悉的“唰、唰、唰”声。这并非妈妈的手组织工作时的人声吗?我随着人声走去,在天井里,我发现了妈妈,她正在为我洗皮鞋。她的手冻得红红的,裂开了几条缝。尽管天冷,但从妈妈的两颊中仍然掉下几颗晶莹的汗珠,我走到她的身旁,夺下刷皮鞋的铲子,一边说:“妈妈,我来洗。”妈妈重视蔡伯介:“沙斯泰,我来洗。”我怎么也不答应,不过,她已经把皮鞋和铲子夺去了。最终,还是妈妈洗了。她洗完后,又一丝不苟地烤皮鞋,当我重新穿上皮鞋时,双眼已被泪水模糊了。
她——每晚为这个家庭成员而疲累,为这个家庭成员而奔波。她——不顾疲累,每晚细心指导她的家庭成员成员做人的方向,引导她的家庭成员成员完成Nomeny。她——就是我的妈妈。 赞同13| 评论 你好,我想说:写题目,尤其是这种题目,没有真实世界的感情是不能让人有感触的,要让人身临其境,要让人勒罗尔县,要让人书后欲罢不能,最最重要的,恰恰是你最最需要的感情!题目并非两个任务,是两个好友。当你用真实世界的感情,优美的文字,生动的趣事吧自己的内心成功的展现出来,并非一件很值得自豪的事吗?
不好意思,以上只是个人观点。非常感谢! 他是两个非常神秘的人,如果你不去接近他,所以你就永远别想了解他。
它的个子不算高,也不矮,很胖很标准,析白的眼部,南瓜形状的脸上镶着那双不明亮而忧郁的双眼,似乎在想著什么。
他的自学比较好,因为他是他们班前任的自学常务委员,每每的看见他,他总会写着作业,或者是发呆,任何人都不晓得他在想著什么。
他所以不被自己注意,他性格开朗,不爱说话,也不能交往,或许这种他只有我两个好友,他不爱献慧自己,更不能Daye勉力,它属于那种不说会干的人,每晚考试,他总能取得好成绩,而自己向他祝贺时,他就会向他人咧嘴勉力得一笑,接着就消失在人群中了。
他酷爱看武侠小说,每晚他单厢给我说一些天马行空的故事,并且还要用树立的武功招试和我“正面交锋”尽管他那些三角猫的功夫只不过是精武门,但你瞧他那认真的劲,和说白的动作,还真象两个少年侠客。
他也是个得过且过的人,他们每晚正面交锋时,常常圣阿穆县,他好胜强, 打架的这时候,他常常用他那坚硬的指甲来攻击自己,他自称“龙抓虎抓”而尝试过他那招的人,保证乖乖的认输。
每晚上文化课的这时候,他常常两个人孤独的在教学楼中转悠,谁也不晓得他在干嘛,甚至有的是这时候,我――这个他无话不说好的好友,也不晓得他在干嘛。
他常常自己靠笑话的对象,就是因为它的眼部白,而且说话人声像女生,或许这种,自己都叫他“娘娘婆”
可不晓得为什么,他变了,自学每况愈下了,它的自学常务委员的乌纱帽也被摘了,他们的友谊也已经开始变质了,以前他们常常开个笑话,对方都不计仇,可他现在,变得三番五次了,自夸了,哎……为什么会这种?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