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目500字杰出六本)中小学校杰出题目大千—检视人物形象的题目500字(优选人物形象的箴4篇)

zuowen 42 0

检视人物形象的作文500字

箴一

其他人,简而言之就是两个擦肩而过的人,没什么可眷恋的,但我不同,我对每个其他人都极为疑惑。

某一星期四的上午,我独自一人两个人去逛街,直到上午4点才回去。走到半路,几滴晶莹的水滴滴在了我的嘴角,接着,就是一场出人意料的雨。我跑向路边,躲避这场雨。我不由得担忧起来,怎么办,这儿离家还有两个红灯路口,若小跑回去,也会被淋湿的……此时,一把鲜红色的伞出现在我的上方,“借你吧!反正我又不用用到,你到时候裂稃,再把它还我就行。”两个低沉声音的从我身后传出,此时两个胡锡奎苍苍的老太,他独自一人两个人在那日常生活,靠买伞来过日常生活,我也很多疑惑:“为何他要借我伞,难道他就不怕我一走了之不再还他伞?”我茫然地看着他:一副人与自然可亲的样子,那细纹遍布的嘴角刻下了对我的信任与善行的快乐。她嘴角的微笑,犹如一把钥匙解开了我心中的谜团,我毫不犹豫地拿起了伞,匆匆地说了大声非常感谢,就转身离开了,消失在雨中……

雨晴了,天空中挂着一条彩虹。我拿起那把鲜红色的伞,穿着密密麻麻的人群,来到老太店的门口。”老太,老太你在吗?我是这个小姑娘,来还伞了。“我喊到,老太走了出来,他嘴角依旧保持着微笑,我说:”非常感谢您。”我也笑了。我边走边想:“是啊,即使老太的微笑温暖了我的心,所以老太才会有如此真挚的微笑。助人为快乐之本!”

箴二

今天,我走在大马路上,看见了两个中学生善行的事。这个中学生,我与他从来没见过面,也不认识,估计是三年级的,但是他让我从他身上找到了一种美。

今天,天气极为炎热,马路上有一名老爷爷进入了我的视野。他单手拄着手杖,戴着两个墨镜,手上的手杖不停向前面的地面点着,看情形这位老爷爷好像是眼睛静止不动了。

她满头白发,看上来有七八十岁了,眼睛又静止不动,怎么能两个人在马路上走呢?我不由得这样想着。

忽然,有一名中学生也正巧走过这,他对这位老爷爷说“我来带你走过去,到旁边的人行道上来吧!”“好!非常感谢你,你真是个大好人,你几岁了?”爷爷问道。这位中学生说:“我10岁。”老爷爷说:“你真乖。”说着说着,他们已经走到旁边了。中学生向爷爷说了大声“再见”后就走了。

中学生刚走不久,老爷爷自己走着一会儿就摔倒了。这个中学生正好又看见了,就回头迎了上来关切嗯:“老爷爷,没事儿吧?”那中学生剪着额前,乌黑的头发,一张瓜子脸,脖子上戴着红领巾。老爷爷说:“没事儿,你走吧。”说完要送他两个苹果,可他说:“不,这是我应该做的。”听了他的这句话,我心中感到很内疚,我从一年级到五年级一直没做过什么好事。可这个中学生还说:“老爷爷,你家在哪?我扶你回去吧。”老爷爷说:“好!你跟我来吧!”就这样,这一老一小慢慢向前方走去了……

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我心中酸酸的,从此下定决心要向这位小同学学习,一定要乐于助人。

箴三

“严格遵守道德教育”是两个人最起码。最基本的产品品质。可很多人却违反了、忘记了这个产品品质。不过,两个其他人的行为却深深地挂上了我的脑海里!

在上个星期四的中午,爸爸开车接我回去。即使是下班高峰期,还飘着毛毛雪,人们都想快些回去,所以很多堵车。可这些骑自行车、电动汽车、摩托车的人还是不相互让一让:超速的超速,乱走道的乱走道,而且见缝插针,非常危险。爸爸尽管放响,也没人打理。就在此时,两个令人难忘的一幕落入了我的视野里:两个身上既没雨衣,手中又没伞的中年妇女骑着一辆电动汽车与他们交叉行走。可她并没即使挤而挤,而是在这个地方性等着,等着,等到人散了、车散了才慢慢离开。

看见这儿,我感到两个其他人变得反而不陌生了。我不由得为她的一种“顾大局、识大体”的精神感动了,我真是发自内心的敬佩她呀!我心想:她能努力做到“严格遵守道德教育”这种产品品质,为什么这些超速、乱走道的人却做不到呢?她能努力做到“宁让三分钟、不抢一秒钟”,为什么这些超速、乱走道的人却做不到呢?……要是所有人都向她那样努力做到“车让车、人让人、车让人、人让车”这种“严格遵守道德教育”这种行为,那社会上即使交通事故而死亡的人数不就会太少吗?那社会上的车祸现象不就会太少吗?……

想到这儿,我不由自主的在心中发出了大声呼唤:请“严格遵守道德教育”吧,让他们的蓝天更为蓝,让他们的绿草更为绿,让他们的明天更为美好、幸福、人与自然!


箴四

为两个其他人写传!我无从下手,只得认真地检视他了,一点点地、细心地检视。他有着淡淡的细纹和刮得很细心的胡子以及明净透亮的黑框眼镜,这些都充分体现着这是两个体面的文化人;他刚毅的脸述说着他饱经风霜;那自然流露的情感更使人留香亲切。

他常常早早地起来,安排他紧张而又杂乱的时间;可无论起得多早,计划多么详细,却常常很晚地坐在他的办公桌前,这是他的日常生活,他经历的事,也只有猜测了。

他常常讲他的父亲,一名朴实,却又“粗暴”的农民,他的出生是他父亲的王者,也是这个家族的王者。凭他的努力也怀着脱离田野的期盼,当上了他们全村第两个,也是当时唯一两个大学生,风光地离开了他现在朝思暮想的地方性。他常常给我看他厚实的手掌上因沉重的木柴而留下的整齐的伤痕,与他文质彬彬的外表产生了强烈的对比。

他刚来到薛家湾这个小地方性时,还是黄沙飞扬,但他不认输,建铁路、盖楼房、开发矿产,几乎都干过了,但现在却仍是个无名小卒。他那时一股冲劲,在工作上不仅埋头苦干,还曾经无数次批评上级,也使他无数次换了又换那小而又小的职位,在今天的社会中仍碌碌的,说教地穿梭着,穿梭在这瞬息万变的历史中。

看着他那迟早会驼下的背、苍老的脸,以及不灵便的四肢,对于这样两个其他人,我叹息他质朴,而又意义重大的一生。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