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说明文作文600字(优秀说明文作文600字初中生活中的科学)

zuowen 33 0
优秀说明文作文600字(优秀说明文作文600字初中生活中的科学) 初次相遇 房下村是一个四面环山的小村庄,人们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在这里,宁静、安逸代替了城市的喧闹,外界的千变万化似乎对这里丝毫没有影响,人们平静的生活年复一年:夕阳西下,炊烟缭绕,鸟儿的啼鸣,使这里宛如桃花源境。然而,一个人的到来打破了房下村人平静的生活,成为了大家谈论的话题,事情还得从村长老李头进城说起。 每月的十五号是房下村人进城赶集的日子,这天,老李头带着他上高中的女儿李月容来到了县城,要说这李月容在房下村可是出了名的俏丫头,房下村有一句顺口溜:“月容的眼皮抬起来,追她的小伙排成排。”所以不管走到哪儿,男人们都忍不住多看几眼,此时,李月容正帮着老李头摆摊卖货,那些为了一饱眼福的人就假借买货跑来多看几眼,把老李头的摊位围得水泄不通,生意自然好的不得了。 晌午时分,李月容坐在凉棚下休息,心里盘算着新学期的计划,渐渐的,她发现似乎总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李月容抬头向四下望去,发现不远处的墙脚下,一个看上去二十来岁,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乞丐正看着自己,脏兮兮的脸上还时不时得傻笑几下,用污秽的袖口擦擦嘴角的口水,李月容感到一阵厌恶赶紧把头低下,可她还是感到傻子正看着自己,使得李月容浑身不自在。但随着下午的繁忙,李月容已将中午发生的事情淡忘,在卖掉剩下的货物后,李月容便随父亲收摊回村。 一路上父女俩有说有笑,老李头甚至答应女儿给她买套新衣服,李月容高兴的抱住老李头,突然间,笑容凝固在李月容的脸上。 “怎么了,高兴得出了神。”老李头问道。 “爸,你看那人。”李月容颤抖地说。 回头看去,老李头看见在离他们不远处,一个脏兮兮的乞丐正向这里走来,“一个要饭的而已。”老李头说。 “可我在县城上见过这个人。”李月容将中午发生的事情告诉了老李头,“他该不会是精神病杀人狂吧。” “没事,我去把他轰走。”说着老李头从路边捡起一根木棍走向乞丐,恐怕是知道自己将有危险,见老李头向自己走来,乞丐转身便跑,还从嘴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 “你看,这不就没事了嘛。”老李头回来说。 “还是老爸厉害。” 赶集后没几天,李月容发现村里人对自己总是指指点点,有人甚至还会发出嘲笑的声音,李月容感到有事情发生,于是赶紧找到自己的好朋友也是自己的同学黄丽,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可谁知一见面黄丽就笑了起来,这使得李月容更是摸不清头脑。 “出了啥事让你笑成这样?”李月容急切地问道。 “哈哈……这事真是很有趣,”黄立笑得有些直不起腰,“你会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 “我真的不知道,只是发现别人总是背后议论我。” “那你最好不要知道,哈哈哈哈。” “你要不说,以后就不要向我借作业了。”说着李月容转身往外走。 “别,我告诉你还不行吗,”黄丽赶忙拉住月容。 “好,你说吧。” 黄丽擦了一下笑出的眼泪,“听说你从外面带回一个男人,有这事吗?” “什么?!”李月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我怎么会带回一个男人,你是听谁说的?” “我也不知道,”黄丽摊了摊手,“大家都这么说,有人看见赶集那天你和你爸带回一个男人,听说还是个傻子,其实我也不信,你怎么会看上一个傻子。” “赶集,傻子。”李月容这才想起那个总是盯着自己的乞丐,可一想起乞丐那肮脏的衣服和一脸的傻笑李月容就感到反胃。 “这不会是真的吧?”黄丽不怀好意的问道,“这对你以后的发展可不怎么好噢。” “别瞎说,全都是谣言。”李月容解释道,“我要把事情搞清楚,你知道那个傻子住哪儿吗?” 黄丽想了想:“好像是住在村后山的破庙里。” “噢,是后山的破庙啊。”李月容思忖着,“我会弄清楚的。” 傍晚的房下村,缕缕的炊烟伴随着人们回家的脚步,家中的媳妇做好饭菜等待着男人一天劳作的归来,在外玩耍的孩子们也各自回了家,祥和而又安逸,一个幸福的夜晚又要到来。而此时的李月容,面对私下散开的谣言和非议她没有心情去享受这天伦之乐,尽快澄清事实还自己和家人的清白是她现在最希望的,而且,作为一家之主又兼村主任的老李头在外开会,母亲的身体又不好,作为长女的自己有义务去查清事实,想到这里,李月容不尽又加快了脚步。 不大工夫,李月容就来到了村里很少有人踏至的后山,不仅是因为这里时常有野兽出没,而且听老人们说这里曾经闹过鬼,死过人。 “世界上没有鬼魂,那些是人们瞎编出来的。”李月容提醒着自己,可面对黑漆漆的树林,以及树林中传出的古怪叫声,她的心理仍不免有些紧张,为了给自己壮胆,李月容从地上捡起一根粗树枝这才走进树林。 在树林中央就是那个闹过鬼的破庙,四周的枯树、头顶的乌鸦、闹鬼的小庙,加上这令人窒息的寂静,使得李月容更加紧张、害怕,手中的树棍握得更紧了,她真想马上回家再也不到这里。就在李月容举棋不定的时候,突然,破庙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借着月光李月容看清了那人正是赶集那天盯着自己的傻子。 “他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李月容心想。 此时,傻子也看见了李月容,“容,容。”傻子一边傻笑嘴里还说着话,口水又顺着嘴角流了出来,吃吃得看着李月容,在他手里还举着几株野菊花,那样子就像是恐怖电影里的索命鬼一样,吓得李月容赶忙往回跑,可眼前还不时闪现出傻子叫自己时的丑陋样子。 在回去的路上李月容心想:是找人将他赶走,还是让他继续住在这里,显然不能留他继续住下去,否则别人还会对自己议论纷纷,可将他赶走又有点不忍心,毕竟他是个无家可归的人,李月容没了主意。 日子又过了几天,傻子没有走,继续住在破庙里,人们的议论也渐渐消失,繁忙的劳动使大家淡忘了此事,房下村并没有因为一个傻子的到来而改变它原先的生活节奏。校园风波 很快,开学的日子到来了,李月容又过起了一周回家一次的寄宿生活,可令她没想到的是,那个傻子似乎也跟着她来到了上学的地方,只是他在学校外面,每天向路人行乞为生,可一到上体育课李月容总能看见那个傻子在学校外面向这里张望,每天晚上,一想到傻子的傻笑和他嘴角的口水李月容就睡不好觉,经常做恶梦。 终于有一天,李月容最不希望的事情发生了,那天李月容和几个同学在学校外买东西,突然,从胡同里窜出一个人把大家吓了一跳,“容,容。”那人嘴里嘟囔着,大家赶忙避开他。 “是个傻子。”一个同学说。 “我看是个疯子。”另一个同学说道。 “他嘴里好像在说着什么。” “是,”一个同学细听了一下,“容,容。” “没错,他说的是容。”还有人肯定了一下。 李月容的脸顿时红了起来,她真想马上逃离这里,可谁知那个傻子竟然走到她面前手里还举着几株野菊花,原本惹人喜爱的菊花在傻子脏兮兮的手里显得那么恶心,甚至有几分恐怖,傻子的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容,容。” “啊!”李月容大叫一声从人群中跑出来,她感到傻子正从后面追她“容,容”的声音在她的耳边萦绕,仿佛那时索命的声音,她跑回宿舍,整整一天没从屋里出来。 第二天,貌美的李月容当街被一个傻子示爱的事情就在学校传开了,甚至有人在李月容的课桌上画了一副李月容和傻子手拉手的漫画,傻子的手里还握着一束野菊花,旁边写了一句话:祝你们幸福。同学有的抿嘴笑着,更多的还是议论纷纷。 李月容到班看到这幅画时,感到眼前一黑,晕了过去,当大家七手八脚把她弄醒后,李月容冲出人群,跑回宿舍扑到床上号啕大哭,积蓄了很长时间的委屈在这一刻爆发出来,李月容感到自己的一生就要毁在这个傻子手里,泪水如决堤一般浸湿了床单,李月容感到不能任事情继续发展,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当天下午,听说女儿在学校出了意外的老李头马上赶到学校,听完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早就对村里人有关傻子和女儿之间的议论就心存怀疑的老李头此时更是火冒三丈,身为一村之长的他竟然被人在背后说闲话,老李头也深知此事的严重性,他马上找来几个人准备将那个傻子赶走。 果然,他们在离学校不远处的一个废旧房屋内找到了傻子,老李头一脚将傻子揣倒在地,抄起一根木棍向傻子打去:“让你跟着我女儿,你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老李头的棍子越打越狠, “你也不撒泡尿好好照照,你个王八蛋。” “啊,啊。”傻子痛苦的叫喊声显得那么苍白无力,此时,面对苦苦哀求的傻子甚至没有人出来劝阻一下老李头,直到打折了手中的棍子老李头才肯罢休,从破屋里出来老李头发现门口散落了一地野菊花,有的花瓣已经脱落,“挺好的菊花让一个傻子遭尽了。”老李头啐道。勇斗劫匪 事情似乎就这样过去了,傻子也再没有来过学校,人们猜想恐怕那个傻子又到别的地方“采花”去了,李月容的生活也恢复了正常,笑容重新出现在她的脸上。 转眼期末就要到了。这天,李月容因为有事要回家一趟,她本想叫上黄丽,可到处都找不到她,无奈之下李月容只好独自摸黑回家。 在回家的途中有一条林间小路,往常回家李月容总有黄丽相伴,可此时一个人走在这条路上李月容心里不免有些担心,两旁千奇百怪的树木,头上不是飞过的乌鸦,加上眼前黑漆漆的树林,李月容心里顿时发起毛来,她想放开喉咙唱歌来放松一下紧绷的神经,但喉咙里却像塞了把草,硬是唱不出来。“哇——”树林深处传来一阵凄厉的猫头鹰叫声,更使她毛骨悚然,冷汗直冒,不由得拔脚飞跑起来。 突然,从前面草丛里窜一个人来,拦住了李月容的去路,“你是谁?”李月容惊恐的问道。 “呦,本想在这儿劫点钱,没想到来了一个小妞。”那人说道。 “流氓。”李月容心里一惊,身体不免往后挪动了一下,她刚要往回跑身体却被一双大手从后面抱住,“放开我,臭流氓!” “贼鼠大哥,难得尝点荤腥啊,今天咱就来开开戒吧。”原来劫匪早已一前一后将李月容包围。 “二子,你是真傻,万一有人来咱不就完了。”贼鼠走过来说。 “那,那怎么办?” “笨蛋,把她拖到树林里不就完了,”贼鼠一边说双手在李月容身上摸了几下,“小妞还挺嫩的。” “放开我,”李月容奋力的挣扎着,“救命啊。” “嘿嘿,你叫吧,”贼鼠一脸淫笑,“你叫破喉咙也没人听得见。” 李月容真后悔没找个人和自己做伴,为了挣脱出去她用力踢向贼鼠,可脚在半空中就被贼鼠抓住,“我就喜欢性情爆裂的,那才刺激,有趣。” “放开我,臭流氓。”李月容大声喊叫,也奋力的挣扎着,可她一个女人怎能抵抗两个强悍的匪徒,身体还是被他们拖进了树林深处,泪水早已流淌出来,眼看自己宝贵的身体就要被两个恶棍玷污,李月容撕心裂肺的哭声在树林回荡,显得格外的凄厉、悲苦,连栖息在树林里的虫鸟也垂下了头。 “容,容。”李月容的耳边响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难道是自己听错了?”李月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容,容。”声音逐渐接近了。 “没错,是那个傻子。”李月容记起了那个令她厌恶的傻子,“难道他来救我了?” “大哥,好像有人来了。”二子探头看了看。 “没错,好像……” 没等贼鼠说完,从树林深处跳出一个人来,借着月光,两个劫匪看到一个衣裳破烂,蓬头垢面,嘴角还留着口水的怪人,“容,容。”怪人嘴里还不时地蹦出这两字。 “是个疯子。”贼鼠说道。 “大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打死他。”说着贼鼠从腰里抽出一把匕首,“我要把这个小子亲手宰了,敢坏我的好事。” “容,容。“傻子的嘴里依旧念叨着。 李月容见到两个匪徒将傻子围了起来,“傻子快跑!”李月容大声叫道,“你不是他们的对手!” “呵,想不到你还挺关心这小子的,”贼鼠举着刀说,“等我们收拾完他有你叫的时候。” “对,你还是省省力气吧。”二子也附和道。 突然,傻子不顾一切地向两个匪徒冲了过来,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容,跑,容,跑。” “小子,找死!”贼数举刀向傻子刺去,一旁的儿子也挥舞着匕首冲向傻子,一时间三人乱作一团,李月容也分不清楚傻子在哪里,他只听到肉体被刀穿过发出的“噗噗”声,三人的喊叫声,李月容来不及考虑,趁着三人扭打在一起的机会她飞快的跑出了小树林,耳边似乎还回荡着傻子“容,容。”的声音。 “对不起了,傻子。”李月容流下了内疚的泪水。 用尽全身的力气,李月容跑回了村子,老李头听完女儿泣不成声叙述马上召集了全村的男人赶往出事地点,当大家赶到树林的时候,只发现了两名身受重伤的匪徒和地上一大片的血迹,傻子早已不知去向。 “找到傻子了吗?”这几天,每当老李头从派出所回来李月容都会问同样问题,她知道自己欠傻子的太多了,“傻子其实没有恶意,她或许只是喜欢自己,仅此而已。” “警察审讯了那两人,”老李头点了根烟说,“那个贼鼠说傻子就像疯了似的和他们拼命,而且在搏斗中傻子老是重复说着一句话,好像这句话有什么魔力似的。” “是什么话?”李月容急切地问道。 “好像是‘容,花,容,花。’”老李头又吸了一口烟,“对,是这句话。” “‘花’”李月容对于傻子叫自己“容,容。”已不再陌生,“‘花’”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老李头摇摇头说,“不过贼鼠说虽然傻子在把他们打成重伤打他自己也伤得不轻,身上好像挨了几刀,恐怕是凶多吉少啊。” “那,那就没办法帮他治治吗?”李月容焦急地说,眼圈也红了起来。 “谁知道他在哪里,”老李头也显得很无奈,“要是知道不早就治了嘛。” “是我害了他,”李月容的泪水夺眶而出,“我不该走的。”李月容把头埋到双膝中,陷入了深深的自责。 “是啊,”老李头也叹了口气,想起了当初自己毒打傻子的事情,“我们对他太无情了。”说着,他向门口走去,刚要出门,老李头想起了一件事转身对李月容说道:“警察说在事发地上的血迹中发现了几株菊花。” “菊花?”李月容抬起头问,“是什么菊花?” “就是路边的野菊花,贼鼠说他们身上没这东西,可能是傻子身上掉下来的。” “野菊花。”李月容想到了在破庙门前和在学校时,傻子的手里总是抱着几株野菊花,“学校旁的破屋你们找过了吗,或许他又回到那里了。” “我们找了,可那里早就被拆迁夷为平地了。” “那就肯定是那里了。”李月容擦拭了眼角的泪水,跳下床,“我知道他在哪儿了。” “真的吗?”老李头扔掉烟头问道,“在哪儿?” “后山的破庙。” 一路上,李月容都显得很兴奋,她坚信除了破庙傻子不会再去别的地方,“他只会去那里。” 上次来破庙的时候两旁的树木在李月容的眼里显得是那么恐怖,而此时,一想到自己有机会报答傻子的救命之恩,李月容心里就十分激动,当她与老李头来到破庙前向里张望时,李月容为自己的正确判断高兴,破庙里,一个人正躺在地上休息,破败的衣服,蓬松的头发,一切都是那么熟悉。 “傻子,”李月容推开大门,推着地上的人,“傻子,快醒醒,我们送你去医院,你会好起来的。” “你是谁?”躺在地上的人被着突如其来的父女俩吓了一跳,“你们是谁,我不认识你们。” “你,你不是傻子。”面对坐在地上人,李月容如晴天霹雳一般,此刻在她眼前的不是那个流着口水救她于危难之间的傻子,刚才的希望瞬间化为了泡影,“他不在了,他真的不在了。”泪水再次如决堤一般从李月容的眼睛里涌出,顷刻间变成了痛苦的哭声。 破庙外的草地上,一株株的野菊花在风中飘曳着,乌鸦凄凉的叫声在树林中回荡,一切都如李月容第一次在这里见到傻子的情景一样,只是东西没变,可人早已不在了,远处响起了一阵钟声,那是房下村人在为傻子祈福,祈福香升起了缕缕青烟,老人们吟唱着祈福的诗歌,这一夜,人们为傻子守夜,祝愿他能平安渡过难关。 李月容彻夜未眠,嘴里重复着一句话:“傻子,你在哪儿呢?” 接下来的几个星期中,老李头一只在为寻找傻子而奔波着,李月容也时时牵挂着傻子,希望有一天能重新见到那个流着口水手举菊花的傻子,可是傻子却如人间蒸发一半,杳无音信,也有人劝过李月容放弃寻找,要想在人海茫茫中找到一个傻子,犹如大海捞针一般,李月容也有些犹豫不定。 舍命相救 事情过去几个月了,这几天李月容又为父亲的伤腿而奔波着,原来,几天前老李头被从山上滚下来的石块砸伤了腿,而且不止是老李头,房下村的许多人也在这几天被从山上飞落下来的石块砸伤,因此大家在走路时都小心翼翼,生怕山上的飞来横祸。 这天晚上,李月容正在家中为老李头换药,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李月容。 “谁呀?”李月容问道,“谁这么晚了还来串门。” 外面的人似乎没听见李月容的话,敲门声更加急促,最后甚至演变成了砸门。 “来了。”李月容赶忙来开门。 “容,容。”门外的人兴奋得说道。 “傻,傻子?”李月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仔细的看了看,不错,就是自己苦苦寻找了数周的傻子,“傻子,真的是你吗?” “谁呀?”老李头从屋里走了出来,当他见到傻子的时候也被惊呆,“是,是傻子兄弟吗?” “是,是傻子。”李月容激动地说,眼角禁不住湿润起来,“傻子,你变瘦了。” 的确,仅仅数周不见,原本就不太强壮的傻子此刻更加消瘦,脸上甚至没有一丝血色,眼圈也红得吓人,衣服上还残留着当初搏斗时留下的血迹。 “快,快让兄弟进来。”老李头赶忙说道。 “对,快进屋,”李月容一边说着一边把傻子往屋里拉,“我马上给你做饭,然后送你去医院,你会好起来的。” “容,容。”傻子似乎没听见李月容的话,他一把抓住李月容手,使劲把她往屋外拉,“容,跑,容,跑。” 对于傻子突如其来的举动李月容一时不知所措:“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容,跑,容,跑。“傻子努力把李月容往外拉,嘴中不停的说着。 李月容被傻子拉出了家门,她感到傻子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对她说,她随着傻子一直跑出了村,后面,老李头也紧跟着他们,一路上傻子嘴里不停的说着:“容,跑,容,跑。”的话,不时得还回头看看被他拉着的李月容,露出一脸傻笑。 李月容就这样被他拉着再穿过了村子,傻子的叫声也惊动了村中的其他人,大家纷纷从家中出来,傻子见到它们时嘴里同样喊着:“跑,跑。” 大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些人也跟着傻子乡村外跑着,当众人跟着傻子跑到村外时,傻子停住了脚步,他回头向人群看了看,大叫一声,这令大家跟是一头雾水。 “傻子,发生了什么事?”李月容拦住傻子问道。 “容,跑。”傻子向更远的方向指了指,“跑,跑。” “到底……”没等李月容说完,傻子一把将她推到一边,转身冲出人群,向村子跑去,不停的挥舞着拳头,嘴里仍旧叫喊着:“跑,跑!”似乎有什么事情就要发生。 有人刚要去追,老李头拦住大家:“说不定傻子有事要告诉大家,我们还是向前去看看吧。” 于是众人就向离村子更远的地方跑去,一路上,李月容对于傻子又喜又惊,喜的是她见到了救过自己的恩人,可同时对于傻子反常的举动李月容始终想不明白。 就在大家对此事议论纷纷的时候,又有一些人从后面赶了过来,原来他们是那些一开始没随傻子跑出来的人,老李头赶忙问道:“你们怎么也出来了?” “是一个傻子把我们喊出来。”领头的人说,“他好像是挨家挨户地把人叫出来的,还不停的向我们比划,嘴里总是说‘跑,跑。’的话。” “现在村里没人了?”老李头问道。 “我想是没了人。” “那他现在去哪儿了?”李月容敢忙问道,“他没和你们一起出来吗?” “没有,”那人回答,“他好像往后山的方向跑去了。” 就在大家对傻子的行为争论不休时,突然,“轰——”,一声巨响从村子四周的山上响起,大家惊恐的望去,只见巨大的石块夹杂着树木如洪水一般从山上倾泻下来,灰尘遮蔽了天日,巨大的声音把地面震得颤抖起来,震耳欲聋的声响在几公里外都清晰无比,顷刻间,刚才还好端端的房下村转眼就淹没在碎石之中。 “是山体滑坡!”老李头第一个反应过来,“大家快趴下……”话音未落,一些小石块如雨点般砸在人群当中,不少人都被石块击中。 “快,快找地方躲起来!”老李头大声喊道。 “傻子,”李月容突然想到没有跑出来的傻子,“傻子还跑没出来,我们得回去救他!” “不可能的,”老李头喊道,“你回去是去找死!” “不,我们得回去救他!”李月容说着从地上爬起来,向村子跑去。 老李头一把抓住她:“你疯了!你这是去白送死!” “可是,傻子他……”李月容此时已是泣不成声,“傻子怎么办?他为我们而去死,我们却不去救他,你还有没有良心?” 一句话说得老李头哑口无言,悔恨的泪水不禁从双眼淌了下来,但他知道,傻子已是无法挽救,没有人能从这么大规模的滑坡中活下来。 “算了吧,”老李头低声说道,“傻子已经去了。” “啊……”李月容跪在地上放声大哭,远处,碎石滚落的声音似乎也无法盖过这痛苦,绝望的哭声,李月容无法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她无法接受傻子为救自己而牺牲性命的事实,她的哭声是那么得无助,一旁的村民们也不禁失声痛哭起来,他们曾经嘲笑、鄙视过傻子,可反过来,傻子为救自己而献出了生命,悔恨、内疚、惋惜已无法概括房下村人此时心情,哭泣声在大山只间久久地回荡着…… 在撤离的路上,李月容感到自己手中好像握着什么东西,,那是傻子在回村前塞给自己的,打开一看,李月容心头又再次酸楚起来,可此刻,泪水却早已哭干:那是傻子的挚爱,视它如同自己的生命,它多次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它寄托了傻子对于自己的希望,可自己却未曾珍惜,如今物事人非……想到这里,李月容不尽握紧了手中的野菊花。 几个月后,当人们再次来到已成废墟的房下村的时候,眼前的一幕让众人惊呆了:在碎石、枯树以及废墟中间,一株株小巧的野菊花正在随风摇摆,没有雨水的浇灌,没有沃土的给养,野菊花顽强的冲破沙土沐浴着阳光,更令人奇怪的事在靠近后山的地方有一处菊花开得格外茂盛,花色也比别处艳丽,老人们说那是傻子安息的地方,他会一直守护着那里。 对于傻子为什么能提前知道房下村会发生山体滑坡,人们有种种猜测,有人说是傻子发现山上岩石的松动;也有人说是傻子的第六感强,提前感知到危险;而更多的人愿意相信是傻子保佑着房下村人的平安。 尾声 李月容会时常来到这里,坐在菊花之间,和这里的菊花聊上一会儿,在她眼里这里的菊花就是那个流着口水,痴痴得看着自己的傻子……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