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叶明泱裴止是什么小说-叶明泱裴止小说哪里能免费看

weizuowen 44 0

如今侯府位居八大世家之首,她也算对得起谢家列祖列宗,对得起亡夫了。本该颐养天年时,不想死了四十年的夫君,竟然有了消息。

终于,走完了这段山路。

再抬头,满山满坡的桃花,正是盛开的时候。一簇簇一丛丛,如云似锦,风吹过,粉色的花瓣如一场花雨。

信上说:桃林曲径通幽,四方院落,满墙花树。

那里便是他的家了。

沿着青石路走,踩着厚厚的桃花瓣,闻着桃花香,仿若置身仙境一般。不想这盛京郊外,还有这么一个世外桃源。

叶明泱曾幻想过,待她年事高了,家中的事可以安心撒手后,便寻一处恬静之所来养老。

可惜,她想了一辈子,梦了一辈子,却始终撒不开这手。

前有一条小溪,潺潺溪水浮满了粉色的花瓣,美得让人恍惚。小溪搭着木桥,过了桥,便看到那四方院子了。

如信上所说,墙上爬满了花藤,姹紫嫣红的。

“老夫人,还是……”瑾嬷嬷满脸心疼。

“已经到这儿了,我得去看看他啊。”叶明泱拍了拍瑾嬷嬷的手。

她这人,年轻时性子沉稳坚韧,老了柔和慈善,一辈子活得坦荡。

木门敞开着,叶明泱走到门前,看到一身材高大的男人正在给桃树剪枝,他穿着青衣短打,也有了白头发,但不多,身子也没有佝偻。

“爷爷,我要那一枝桃花!”

主角叶明泱裴止是什么小说-叶明泱裴止小说哪里能免费看-第1张图片-微作文

“我也要我也要。”

六七个孩童自屋里跑了出来,央着男人给他们剪桃花枝。

这些孩子大的十来岁,小的两三岁,有男童有女童,皆是白白胖胖的,很是可爱。

男人依着这个剪一枝,依着那个剪一枝,逗得孩子们开心的围着桃树转圈圈。

“你啊,你就宠着他们吧,等把这桃花枝剪秃了,今年还结桃子吗?”这时从屋里出来一妇人,穿着云锦春衫,一头乌发,面色红润,笑吟吟的扶着男人从木梯上下来。

“儿孙绕膝,天伦之乐。”男人笑道。

待男人转过身,乃是一张陌生的脸,叶明泱好一会儿才从这张脸上看出些许熟悉来。

“瑾烟,是他吗?”

瑾嬷嬷叹了口气,“是三爷。”

“那旁边的妇人便是他娘子了?”

“顶多算是外室。”

叶明泱苦笑,“他们怎么比我看着年轻好多。”

瑾嬷嬷满心苦涩,“您啊,您撑起了偌大的侯府,操劳一生。他们呢,在这山清水秀的地方,小日子过得悠哉。这怎么比,这没法比。”

男人又剪了一枝桃花,细心地插到那女人发髻上。

“丽娘,你还是这么美。”

女人一把年纪了,听了这话,仍一脸娇羞。

“对了,侯府来信说那位生病了,怕是时日无多,你不回去看看?”

男人握住女人的手,“你想我去?”

“我怎么会希望自己的夫君去见别的女人。”

“那便不去了,我与她本就没什么情分。”

“好。”

男人揽着女人在桃花树下坐着,一群孩童围着他们嬉闹。

回程的路上,瑾嬷嬷看老夫人一直闭着眼睛,实在担心的很。

“老夫人,您身子不好,咱们还是先在客栈休息两日吧?”

瑾嬷嬷见老夫人不应,又问了一声,仍是没有回应。

她心下一慌,忙去探老夫人的鼻息,已经没了……

“老夫人仙逝了!”



第二章有孕了

昨夜雨疏风骤,残花败叶吹落了满院。

西窗支开,带着湿气的风吹进来,落在脸上凉丝丝的。

叶明泱倚着罗汉床,望着那自窗角伸进来的一枝桃花发呆。

“夫人,账房来了。”

谨烟颠颠跑了进来,头顶着几片花瓣,一身湿漉漉的。

叶明泱看到这般年轻鲜活的谨烟,不由愣了一愣。好一会儿才回神儿,是了,她重生了,重生到嫁进侯府的第三年。

“让账房先生进来吧。”

账房是个白胡子老头,在侯府管账三十多年了,很瘦,一脸精明相。他穿着青色长袍,手里抱着一摞账本。

“胡先生,劳您走这一趟了,账本放这里吧。”叶明泱道。

“三夫人为何突然查账,可是出了什么事?”胡账房若有所指的问。

查账自然是账上的事,可账面再清楚明白,也有糊涂的地方,所以他是怕这三夫人故意找他的茬。

叶明泱淡淡一笑,“侯府两年前被抄了家,如今这账面上几间铺子和果庄良田皆是我的嫁妆,对吧?”

账房顿了一顿,“是。”

“我查自己的东西,能查吗?”

胡账房再无话可说,将手上的账册放到了桌子上,

三年前,靖安侯带十万大军出征,与北金在雁归关鏖战。

双方皆兵强马壮,可打了一年多,最终以他们大荣惨败收场。

这一仗,国库打空了,死伤无数,还割让了西北三城给北金,自此后被这个北方强国压在头顶。

战后追责,靖安侯府首当其冲。

靖安侯是带着三个儿子一起上的战场,他和长子战死,三子谢子安也就是叶明泱的夫君在运送粮草途中被北金骑兵斩杀于马下,还将尸首踩得面目全非。

只有二子谢子轩还活着,如今关在天牢里。

靖安侯自建朝始便位列八大世家,皇上不想牵扯太广,于是只将靖安侯府抄了,罚没全部家财,并未收回爵位。

经此打击,老夫人一病不起,大夫人回了娘家,二夫人去了尼姑庵,而下面还有大房二房的几个孩子,此时是叶明泱站出来,把这个家撑起来了。

叶明泱把几本账册摊开,有胭脂斋,有绸缎庄的,有城郊果园的,这些都是她的嫁妆。

当时,她刚嫁进侯府不久,嫁妆还未记录在册,也就逃过了抄家。

如今的侯府,全指着她这点东西了。

她将侯府日常花销这本册子拿了起来,一页一页的翻看着。

看到其中一项时,瞳孔猛地一缩。

“这一项。”她指给账房看,“每个月都支出一百两,做什么用的?”

胡账房看了一眼,道:“这是老夫人接济远房亲戚的,您应该是知道的。”

叶明泱确实知道,还知道这钱是送到石桥镇望石村的,可她活了一辈子,临到死才知道这门亲戚竟然是自己的夫君。

“先停了吧。”

“这……”

“我打算开间米粮铺,回头会把账面上的银钱都取走,这什么穷亲戚的,接济这么久了,也够仁义了。”

“老夫人那里?”

“胡账房,你如今的月钱是多少?”叶明泱抬头看向胡账房。

“三两银子。”

叶明泱点头,“我给你涨到五两。”

胡账房瞪大眼睛,竟一下涨了二两银子。

“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没了,我这就回去将账面上的银钱归拢一下,等三夫人取时也方便。”

“好,去吧。”

账房离开后,叶明泱让谨烟扶着起身,在屋子里走动走动。

这两日,她腰疼的厉害,坐一会儿就得起来走走。

“夫人,您早上都没怎么吃东西,奴婢给您做完面吧?”谨烟有些担心问。

叶明泱摇了摇头,她是一点胃口都没有。

哎,偏偏重生到这时候,若老天爷真可怜她,哪怕只早三个月……

叶明泱不自觉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她该留下这个孩子么?

“对了夫人,您让奴婢打听着东院的动静,刚才老夫人出门了。”

叶明泱杏眼转了一转,“我们也出门。” 

石桥镇望石村就在盛京郊外,坐马车一个多时辰就能到。

叶明泱想,又不是天涯海角的,上辈子她怎么就一次也没有遇到过他。一辈子都蒙在鼓里,死前才知晓,活活憋屈死了。

马车走到街上,不多久停了下来。

“怎么不走了?”谨烟问外面的车夫。

车夫回道:“文昌伯府外围了很多官兵,看热闹的百姓把路给堵住了。”

叶明泱打开车帘,隔着层层百姓和官兵,她一眼看到了站在门口那男人。

他穿着玄色锦衣,面如冠玉,凤眼含笑,正把玩着一枝桃花,而他面前跪着一穿绯红春衫的女子,一边哭一边磕头,在求这男人放过她的家人。

那女子是昌伯府的大姑娘元卿月,盛京双姝之一,才貌双绝。在各家宴会上,她常见到她,是个高傲的女子。

叶明泱放下车帘,淡淡道:“调头走别的路。”

看到元卿月,她想到了自己。那天晚上,她也是这么求他的。

“夫人……”谨烟犹豫了一下,小声道:“有这元姑娘,陆大人今晚许就不折腾您了。”

叶明泱闭上眼睛,“今晚不去兰园了。”

“万一陆大人……”

“他要杀谁便杀谁,我不在意了。”

三个月前,太子突然被废,朝廷查到他和已故靖安侯有过私信往来,于是开始重审西北那场战事。

侯府二爷谢子轩在大牢里接连被东厂和大理寺提审,在酷刑下签下一份份供状。

靖安侯府上下慌了,即便靖安侯和太子并无瓜葛,可一遍一遍逼问下来,没有罪也会沾点脏。

等案子到了大理寺,老夫人听闻这大理寺卿裴止爱网罗美人,便要叶明泱登门去求他。

叶明泱原是不肯的,可太子定了谋逆之罪,多少朝臣受牵连诛九族。眼看要查到侯府了,叶明泱只能忍辱去了。

她上了他的床,他便答应把谢二爷给摘了出来。

可惹上一匹恶狼,后果便是由着他吃干抹净,直至他厌恶了她,才能得到解脱。

谨烟打量着夫人,总觉得她哪里不一样了。

“夫人,您又不欠侯府的,要奴婢说还是早点求老夫人给您一份和离书为好。”

“和离?”叶明泱摇头,他们坑了她一辈子,她不会这么简简单单放过他们的。

出了城,走了一个多时辰,便到了望石村外。叶明泱下了车,沿着山路往上走。

与上一世不同,这里还没有成片的桃花林,两边多是荒草。

那些桃树许是他亲手种的,用了几十年,给了那女子一个如梦似幻的桃源。

过了木桥,便看到那四方院子了。

相比过来时看到的那些茅草屋,这院子又大又整洁,房子也是砖瓦房,一看就是新盖的。

而且,还是用她的嫁妆钱盖的。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