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扶疏谢淮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周扶疏谢淮)周扶疏谢淮小说列表

weizuowen 33 0

所有人都看得见,谢淮站在这里,浑身衣服整齐,头发一丝不苟,脸蛋干干净净,白衣黑裤背着个军绿色的斜挎包,哪里有半分被轻薄过的痕迹?

再见到谢淮,周扶疏的拳头莫名捏紧,他觉得瞬间有些口渴,也有些不懂,谢淮看上去清瘦苗条,为什么在床上手感却那么地……

这一场欢愉,他只怕一辈子都忘不掉了。

白玉玲慌张地看着谢淮,努力摆出个担心的样子,走上去想拉谢淮的手:“嫣嫣你去哪里了?你把我吓死了!

你说实话,是不是周扶疏这个人渣欺负你了?你告诉我,村长也在这里,大家一定会为你伸张正义的!”

秦建业也赶紧上来:“就是,陆知青,你只管说实话,周扶疏对你做了什么?你一晚上没回知青所,肯定是失去了清白!

我不嫌弃你的,但凡他动过你一根手指头,我一定打得他满地找牙!”

谢淮看着两人被洗脚水淋得浑身都是脏兮兮的,白玉玲头顶鸟屎,秦建业脸上都是血口子,她皱眉往后退了两步,眼神冷淡嫌弃。

“我好端端地去县城买东西,太晚了就住了一夜招待所,才回到村里就听到你们在这振振有词地说周扶疏欺负我了,怎么,我都没有看见他欺负我,你们看见了?”

白玉玲愣了下,她觉得眼前的谢淮似乎哪里变了,昨晚上明明是她把迷晕了的谢淮送到了周扶疏屋子里,怎么可能什么都没有发生呢!

所以,白玉玲还是在坚持:“嫣嫣,你别害怕,我知道肯定是他欺负你了,你不敢说对不对?

我最了解你,你如果要买东西肯定会喊上我,怎么可能自己去县城!嫣嫣,你放心,村长会帮你主持公道的!”

秦建业也当即跟着说:“村长,事情已经很清楚了,肯定是周扶疏欺负了陆知青,陆知青不敢说。

但我了解陆知青,周扶疏这个人平时就作恶多端,狠辣猥琐,陆知青一定是害怕他所以不敢说实话!

周扶疏谢淮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周扶疏谢淮)周扶疏谢淮小说列表-第1张图片-微作文

何况周扶疏一看就是个五大三粗轻易满足不了的野男人,我建议把周扶疏送到公安局调查,宁肯错杀一个,不能放过一个!他留在村里对咱村那些年轻小姑娘都是一个隐患啊!”

谢淮翻了个白眼,周扶疏的确是五大三粗的,那啥的时候使不完的劲儿,但这些关秦建业跟白玉玲屁事儿?

她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两个人,分别抬起来两只手,左手对着秦建业,右手对着白玉玲,啪啪甩了他们两个耳光!

“我干干净净清清白白的一个知青,你们两个非要站在这里说我被人欺负了,我不承认还不行?你们脑子不清醒,我现在把你们打清醒!”

说完,谢淮转头看着村长,楚楚可怜地说:“南山村就是这样欺负下乡的知青吗?秦建业知青纠缠我,我看不上他,他死缠烂打。

还威胁我说他是村长的侄子,我不答应他他就有一百种办法为难我,村长,真的是这样的吗?”

村长脸色一变!他知道秦建业平时仗着自己的关系的确有些傲气,但当着所有人的面肯定不能这样说!

所以,村长喝道:“建业!你真的这样说过?”

秦建业急了:“我没有!陆知青,难道我们不是情投意合吗?要不然为什么那么多追求你的知青,你只跟我说话?

每次我跟你说话,你都撒娇!你否认不了你也喜欢我的种种迹象,要不是你勾引我,我也不会为了你把村长喊来,知道你被周扶疏欺负了第一时间我就过来救你……”

谢淮简直要恶心到吐了:“我跟你说的快滚,离我远点,你恶不恶心,这叫跟你说话了?这叫撒娇了?这叫喜欢你?你脸皮哪个店买的这么厚!”

白玉玲在旁边劝:“嫣嫣,秦建业也是为了你好,出发点是好的……”

谢淮一口唾沫吐她脸上:“滚开!这好意给你你要吗?我要是非要说你跟秦建业不清不楚有一腿,说是为了你好,你承不承认?”

白玉玲脸上一红,她现在倒是想跟秦建业有一腿,可惜秦建业还看不上她啊。

秦建业咬牙,他本身看上的更多的就是谢淮的家庭条件,而不是谢淮这个清高的人,此时被谢淮当众给了难堪,只恨不得哐哐给谢淮两个巴掌!

而谢淮还在跟村长告状:“我是来建设祖国的,不是来被南山村的人污蔑羞辱的,如果村长今天不主持公道,我直接投河死了算了!”

村长吓了一跳,他是知道谢淮家境的,如果谢淮真的出事,他可担不起责任!

所以,村长咬牙说道:“建业!给陆知青道歉!”

秦建业今天没有教训得成周扶疏,也没有让谢淮坏了名声,明知道谢淮之后会更看不上自己,干脆破罐子破摔了!

“我说的都是实话,有什么好道歉的!如果陆知青没有对我眉来眼去,就凭我秦建业的身份,

我怎么可能对她上赶着?陆知青,你骗了我的真心,你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

村里人也都议论起来,确实啊,秦建业的叔叔是村长,家里条件在南山村算是顶好的了,如果陆知青没有勾引秦建业,那么秦建业怎么可能主动贴上去当舔狗?

谢淮也没想到这个人这么不要脸,但没等她出声,一只大手猛地抓住了秦建业的衣领,直接把他从地上揪了起来!

“我南山村依山傍水人杰地灵,虽然穷了点,但老祖宗都说过,做人要清清白白端端正正!

人家知青看不上你,你还在这里往人家身上泼脏水!南山村的声誉不能被你这样的渣滓给毁了!”

周扶疏天不怕地不怕,更不会怕村长,他手一抬,直接将秦建业丢了出去!

秦建业结结实实地撞到了一棵歪脖子枣树上,枣树刺多,他浑身被扎上好几处,躺在地上疼得呻吟。

白玉玲尖叫:“杀人啦杀人啦!”

而谢淮趁机上去对着秦建业的脸就踢了几脚:“你不是总觉得我做什么都是对你有意思吗?你看看我这样是啥意思??一脚够不够?那我再来一脚?!”

她穿着解放鞋的一双小脚踹起来力气也不小,把秦建业踢得鼻青脸肿!

秦建业疼得捂着脸打滚乱叫:“我错了我错了!陆知青!我错了!”

谢淮蹦起来往他头上踩了一下,再跳下来,这才算结束!

那一股气狠了的样子也算是让所有围观的人都清楚了,陆知青不仅不喜欢秦建业,反倒是够讨厌的!

当然,不少男同志也倒吸一口冷气,陆知青长得漂亮,但发起狠来也够可怕的!

只有周扶疏抱着胳膊,唇角的笑一闪而过,他还记得夜里她那双小脚不老实地往他腰上乱踢,他一把捉住时感受的那抹软滑。

手感一级棒!

顾家门口乱七八糟,白玉玲哭哭啼啼:“嫣嫣,你怎么可以这样呀!恩将仇报,做人怎么能这样呢!”

谢淮冷眼看着她:“是呀,做人得诚信,你刚刚不是说如果我没有在周扶疏屋子里,你就当场下跪喊他爷爷吗?”


第4章 让闺蜜还钱

听到谢淮质问白玉玲之前发誓要跪在周扶疏跟前的事情。

白玉玲脸上一阵白一阵红,哭着要跑,可谁知道那之前停在周扶疏肩头的八哥忽然飞过来,吓了白玉玲一跳,脚下一个不稳直接绊倒跪在了周扶疏跟前!

周扶疏冷淡地看着她:“我没你这样人品不端的孙女。”

现场乱糟糟的,所有人都在看热闹,但事实也清楚了,就是秦建业追求不成反倒污蔑!

当然,之所以他敢这样就是因为仗着自己是村长的侄儿!

村长心疼秦建业,但也知道周扶疏是个不好惹的,谢淮家世强大,何况秦建业确实也做错了。

他头疼不已:“好了!事情解决清楚了,建业也挨打了,这件事到此为止!都赶紧去准备上工了!”

说完村长要走,秦建业怕再挨打,也爬起来踉跄要跑,他跟白玉玲一前一后,都跟个落汤鸡似的,偏生那个八哥又扑闪着翅膀追上来了。

“傻叉!两个!傻叉!两个!”

八哥在他们头顶悬空着飞,屁股一动,分别又送他们两坨小礼物!

白玉玲愣愣的感受着头顶热乎乎的东西,再也忍受不住恶心哇地一声边吐边哭!

而秦建业疯了似地追着八哥打:“你拉!我让你拉!你他娘的拉老子一头!拉肚子也拉不过你这只死鸟!老子今天跟你没完!”

八哥飞得很快,正好在秦建业的前上方,看起来好像一伸手就能抓住,偏偏每次都抓了个空!

没一会儿,秦建业疯魔似的往前扑,只听扑通一声,直接跌进了河里!

村长怒叹一口气,赶紧带人七手八脚地把秦建业往岸上拉。

而谢淮慢悠悠地在人群最后面,转头看了一眼周扶疏,他眼神依旧平淡,可谢淮却安心多了。

之前周扶疏可能会误会自己跟秦建业有什么,但刚刚她也算是表达的很清楚了吧?

她从来就没有真的喜欢过秦建业!就是上辈子,也只是被秦建业借机pua,在自卑无助的低谷期落入陷阱!

反正重活一世,她心里明白谁才是真的爱自己!

但谢淮心中还是有些打鼓,她跟他说过的结婚的事情,不知道他会不会放在心上?

周扶疏回屋去了,谢淮有些遗憾,也回了自己的知青所。

知青所的住房局促,一般都是三四个人住一个屋子,但谢淮有钱,她来了之后直接花钱租赁了知青所挨着的一户人家多出来的一间小屋子,起初是自己住,后来白玉玲厚着脸皮搬进来跟她一起住。

所以谢淮到的时候,白玉玲正在屋子里一边哭一边在谢淮的抽屉里翻找。

谢淮脸色一冷,上去砰的一声关掉抽屉:“你偷什么呢?”

抽屉关得太急,直接夹到了白玉玲的手,她眼睛红红的,头顶还有没有清理干净的鸟屎,浑身又臭又脏,此时委屈地说:“嫣嫣,你刚刚怎么都不帮我?我担心你才去的周扶疏家里,你就那么看着我被欺负吗?

你还打我!我对你的好,就只换来你这样的回报吗?我们可是最好的朋友!我头发脏了,我要用一下你的洗头膏!”

最好的朋友?

呵呵,谢淮看着眼前双眼通红看起来委屈得不行的白玉玲。

不由得又想起来上辈子自己大着肚子撞见白玉玲跟秦建业在床上颠鸾倒凤,而白玉玲跟秦建业的私生子的出生日期正是他们回城的那一年,这样一算,其实白玉玲在回城之前就怀上了秦建业的孩子!

那么这对狗男女搭上的时间就要更早了!

可恨的是,谢淮对白玉玲一直都不错,陆家条件好,给她寄的各种票,钱,吃的用的,她不计较,白玉玲也跟着吃穿用拿,有时候谢淮发觉少了什么,白玉玲一哭惨她也就算了不计较了。

而白玉玲对她的所谓的好,都是一些毫无意义的嘴上说说而已。

嘴上说着自己跟谢淮是多么好的闺蜜,实际上无止尽地占便宜,甚至在上辈子的后来那些年,跟秦建业一起算计谢淮肚子里的孩子。

生剖八个月的孩子,取那孩子的骨髓……想到这些,谢淮身心都还是痛的!

白玉玲一边控诉谢淮一边抽泣,引得知青所其他知青也凑到门口看,有人小声议论,说白玉玲确实是担心谢淮,而谢淮这样太过分了!

可谁知道谢淮抬手给了白玉玲一个耳光!

“没错,我是打你了,我打的就是你!平时吃我的用我的,嘴上说着借,实际上从来没还过!

我的细粮你吃了至少两百斤,我的票跟钱你连借带偷拿也至少两百块吧?更别提我的衣裳,洗头膏,雪花膏,各种糖跟零嘴儿!就是给狗吃了也会摇摇尾巴吧?

你呢?打着为我好的名义到处败坏我的名声!你脸这么大,怎么不敢去编排知青所其他人?你试试看你张嘴说哪个女知青跟这村里男人有一腿,人家会不会把你的嘴撕烂!”

这一巴掌谢淮力气极大,打得白玉玲半边脸都红肿了,她捂着脸,眼睛里泪珠不断地往下滚,怎么也不敢相信一直都很好哄很好骗的谢淮怎么忽然变了!

白玉玲恨恨地说:“你讲话也太难听了!朋友之间讲究对错,在意谁付出的多少,那还叫什么朋友?

你交朋友就是为了问朋友要东西的吗?友谊是很纯粹的!我从来不去计较谁付出的多少,因为感情是无价的!谈钱那叫庸俗!

我不去担心别人,那是因为我在意你!谢淮,你是钻钱眼里了吗?你满脑子只有钱跟东西吗?你是不是就是看不起我们这种穷人?!”

一句话,把屋外那些知青都惹怒了,因为其他人本身就都看不上谢淮那个清高的样子,也同时心里有些嫉妒谢淮太过漂亮,只要有谢淮在,其他人几乎都沦为绿叶!

“就是,谢淮,你是不是看不起穷人啊?我们是没有你有钱,但大家都平等的!你有什么了不起!”

“谢淮,别仗着你有钱,就把人家白知青欺负成了这样!”

谢淮冷笑一声,两步走到门口居高临下地看着那两个为白玉玲说话的人:“你们这么向着她,那好,她要偷我的洗头膏用,你们倒是把你们的洗头膏拿出来给她用啊?

还有,白玉玲最喜欢借钱不还,你们怎么不肯借钱给她呢?就算没钱,借一顿饭给她啊,你们不是善良不是大度不是纯粹么?怎么不吭声了?”

那两个说话的人脸都涨红了,这年头,自己都穷得叮当响,哪里来的东西跟钱借给别人!

借一顿饭?那借的是一顿饭吗?那是命啊!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