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上热文(亦霄哥哥,我不愿当你的皇后了)裴亦霄沈幼宁-老书虫良心推荐亦霄哥哥,我不愿当你的皇后了(裴亦霄沈幼宁)小说精彩免费试读

weizuowen 26 0


       片刻后,门终于被打开了。

       沈幼宁猛地抬头,正对上裴亦霄冰冷的眼神。

       “才几日不见,皇后真是越发没规距了!”

       沈幼宁呼吸轻颤,膝行数步跪到裴亦霄跟前:“皇上,臣妾的父亲绝不可能做出通敌之事!”

新上热文(亦霄哥哥,我不愿当你的皇后了)裴亦霄沈幼宁-老书虫良心推荐亦霄哥哥,我不愿当你的皇后了(裴亦霄沈幼宁)小说精彩免费试读-第1张图片-微作文

       裴亦霄眸光冷沉地扫过她:“是真是假,朕自会查清楚,轮不到你来置喙!”

       乾元殿内烛光灼灼,在两人之间划下一道光带。

       就像一道永远也跨不过的鸿沟。

       沈幼宁抬起盈满泪的眸子,裴亦霄不为所动:“沈幼宁,自你嫁给朕那日起оазис,沈家的事便再与你无关。”

       “你若不是朕的皇后,沈家出事必会牵连于你,还不知足?”

       沈幼宁颤着手抓住了他的龙袍一角:“皇上,臣妾到底是沈家女儿……”

       她怎可为了皇后尊荣而眼睁睁看着父亲冤死狱中?

       裴亦霄眉宇间满是凛意,一把甩开袖子:“不知好歹!”

       沈幼宁身形不稳,被摔在地上。

       心底比身下的雪还要冷。

       裴亦霄举步往前走,丝毫不顾形容狼狈的沈幼宁。

       “既然你不在乎这皇后之位,那就永远别当!”


第七章

       沈幼宁身形一晃,眼睁睁看着裴亦霄走远。

       云枝扶住她,已然带上哭腔:“娘娘,现在可怎么办?”

       沈幼宁咬紧唇瓣,踉跄着站起:“去大牢。”

       牢狱内。

       沈父坐在草席上,白发凌乱。

       沈幼宁抓住木栏,哽咽道:“父亲……”

       沈父猛地站起走近:“昭昭,你怎么来了。”

       牢狱内阴冷,沈幼宁握住父亲冰凉的手在掌心揉搓。

       她勉强提起嘴角:“您放心,女儿一定会去求皇上还您一个清白的。”

       “昭昭,别费心了。”沈父打断了她,叹了一口气:“皇上不会放过我的。”

       沈幼宁愕然抬眸。

       沈父有些不忍:“帝王心术,不会容许任何一个家族坐大,为父门生遍布天下,皇上怎能放心?”

       沈幼宁心口巨震,语无伦次地道:“父亲您辞官,好不好?”

       虽然她心里明白一切都无事于补……

       她害怕了,这次她真的害怕了。

       她从来没有奢望过这皇后之位,更没想到该承受的代价会这么大!

       袭上心头的慌张和恐惧让沈幼宁眼眶红了:“父亲……我不愿再当皇后了……”

       沈父反手握住她的手,安慰地拍了拍:“昭昭,只要你好好的,为父就放心了。”

       听出他话中的诀别之意,沈幼宁只觉入骨刺痛。

       她父亲一生都忠于大裴,最后却落了个身败名裂的下场……

       沈幼宁转过身,眼泪不禁簌簌而落。

       身后,沈父躬身长拜:“微臣,恭送皇后娘娘!”

       沈幼宁明白,她不能再多待。

       出了大牢。

       沈幼宁在原地站了片刻,而后朝云枝道:“去永乐宫。”

       若还能有人劝动裴亦霄,便只有乌兰绮了。

       不多时,永乐宫的宫门出现在沈幼宁的眼里。

       乌兰绮一见她就迎了上来:“皇后娘娘,您怎么来了?”

       沈幼宁抓着她的手:“沈家的事,能否请你帮我劝劝皇上……”

       这次她没有讲究妻妾之分,如同抓着一根救命稻草。

       “娘娘……”乌兰绮面带为难。

       还未说完,身后就传来裴亦霄熟悉的声音:“皇后身为六宫之主,难道不知后宫不得干政?”

       沈幼宁脸上血色褪尽。

       就见裴亦霄蹙眉大步走来,挽住了乌兰绮的手。

       “还不回去!”

       说罢,他转身就要往殿内走。

       沈幼宁捂嘴咳嗽,声音沙哑发颤:“皇上!你就不愿再念惜最后一丝情意吗?”

       裴亦霄却恍若未闻,脚步并未她的话而停留半分。

       冰冷的风雪吹过,如是吹进了沈幼宁的心。

       她指甲嵌入掌心,生生将涌至喉间的血腥咽了下去。

       那厢。

       乌兰绮柔顺地倚在裴亦霄怀中,犹豫片刻,还是开口求情。

       “皇上,能否看在娘娘伴您多年的份上,宽恕一回?”

       裴亦霄眉间皱紧,刹那间眼底似闪过沈幼宁满是凄楚的眼。

       片刻,他漠然开口:“那是她咎由自取!”

       ……

       凤藻宫。

       沈幼宁面无血色地躺在床上。

       这些时日来,她上下打点,想让沈父在大牢少受些苦楚。

       早已油尽灯枯的身体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思虑,短短几日,已呈灰败之色。

       沈幼宁用帕子擦干唇边的血迹,从贴身的内袋中拿出一个玉佩。

       “云枝,你把这个送去乾元殿。”

       这是大婚当晚裴亦霄赠给她的,许诺她一体同心之意。

       云枝含泪领命而去。

       不多时,外面便传来了公公的宣告:“皇上驾到——!”

       沈幼宁无力睁开眼,看着走了进来的裴亦霄。

       颤着手去触裴亦霄的衣袍,声音哀切:“皇上……”

       下一刻,裴亦霄直接将玉佩丢在她身前。

       “不用求情了,你父亲已经在大牢内畏罪自杀了。”


第八章

       霎时,沈幼宁只觉得万箭穿心。

       眼泪滑落,她轻轻摇着头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

       裴亦霄顿了下,将一张沾了血迹的宣纸递到她身前:“这是你父亲留给你的。”

       沈幼宁手指抖得不成样子,好不容易才将那纸打开。

       上面只有寥寥数字。

       “昭昭吾儿,珍重自身。”

       那是她父亲的字迹。

       哪怕到了最后,父亲还在惦记她……

       沈幼宁将宣纸紧紧按在胸前,悲恸梗在了喉间。

       又是一大口血涌出,将宣纸彻底浸透。

       裴亦霄眸底染上几丝惊慌。

       将沈幼宁搂在怀里,声音柔了几分。

       “只要你以后尽好本分,朕保证不会因为沈家的事而迁怒你。”

       沈幼宁无力地抬起头,哀求道:“皇上,请您允准臣妾送父亲一程。”

       闻言,裴亦霄脸色隐隐透着不悦。

       “你身为皇后去给罪臣送行,不是给朕丢脸吗?”

       沈幼宁心头泛起一阵尖锐的疼痛:“那请皇上废了臣妾吧。”

       这个尊贵的头衔,不过是套住她的枷锁。

       裴亦霄眉宇骤然一冷:“你说什么?”

       沈幼宁声音凄然:“如今皇上高枕无忧,也不必勉强对着臣妾虚情假意。”

       “你是在怪朕?”裴亦霄的理智被莫名涌起的怒火焚尽。

       他一把将沈幼宁压到身下,怒目而视:“这些年,朕为你做的难道还不够吗?”

       沈幼宁心彻底慌了:“你做什么……”

       裴亦霄却不给她挣扎的机会,细吻落入她颈间,呼吸愈灼:“昭昭,以后你我之间再无芥蒂,朕会好好待你。”

       沈幼宁怎么也挣不出裴亦霄的禁锢,眼泪都似哭干了。

       她只听得他的每一声‘昭昭’,何其讽刺,何其荒唐!

       不知多久,羞辱才得以结束。

       裴亦霄穿戴整齐,看向床沿边无一丝生气的沈幼宁,心竟隐隐作痛。

       他轻挽过女人耳边掉落的鬓发,柔声嘱咐:“以后不要再说离开朕的话。”

       沈幼宁却闭上眼睛,眼泪没入青丝。

       七日后。

       沈幼宁坐在躺椅里看着飞雪。

       所有的景色都没落入眼底,看起来就如行尸走肉一般。

       云枝轻轻走过来:“娘娘,奴婢听说朝中有人上书,说老大人既已身死,就让他的尸身回家安葬,皇上允了。”

       沈幼宁眼睛微动,不知从哪里生出的力气,直接朝宫门口跑去。

       云枝拿着大氅在后面追:“娘娘!”

       寒风刮得沈幼宁脸颊生疼。

       她却毫无感觉,只想着跑快点,再快点……

       宫门口。

       沈幼宁倚在柱子后,用帕子捂住嘴。

       不远处,一口破旧薄棺远远离开皇宫。

       只有一个垂老的宫人走在旁边。

       沈幼宁朝着棺材跪下,重重磕了个头,声泪俱下:“父亲,女儿不孝……”

       因为她是大裴的皇后,所以只能这样远远地送一程。

       而沈家如今只剩她一人……

       直到棺木已经再也看不见,沈幼宁才回到了凤藻宫。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