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意陆明宴小说叫什么-简意陆明宴的小说

weizuowen 28 0

吃饭的时候,叶晨曦看了看陆明宴,他这么挑剔的人,平常吃大厨的话都能埋汰半天,这会儿倒是没有说半句话,老老实实的吃着。

简意问:“是不是不太好吃?”

陆明宴顿了顿,说:“还可以。”

他说完话,就夹了一块肉给她,简意看着他用过的那双筷子,沉默了一会儿,说:“我自己来。”

陆明宴哪里不懂她的意思,讽刺的没什么含义的笑:“这会儿这么讲卫生,又不是没吃过我的口水,哪天我们不亲嘴。”

别说是口水,更加过分的东西也是被逼着吃过的。

可是叶晨曦在这儿,这些话是能说的么?

简意可是很在意叶晨曦的教育的,她偏过头去看,叶晨曦明显也是一愣。

简意的脸色冷下来:“你胡说什么呢?”

陆明宴正要说话,余光扫了她一眼,耸了耸肩,没吭声了。

一顿饭吃完,简意后来只跟叶晨曦聊天,并没有搭理陆明宴。

没过多久,她就要走了。

陆明宴跟着她一起走到门口,才开口说:“老婆,你明天还来不来?”

简意不太想理他,说:“再看。”

陆明宴便拽住她的手,捏了捏她的手心,跟她打商量,说:“我替你带学生,你给我送送饭也不行?你是不知道公司的烦饭都多难吃,继续送呗。”

“你以后说话也得注意分寸,晨曦才多大的孩子。”她到底是因为他愿意带叶晨曦妥协了。

“大学怎么还是孩子,咱俩那会儿都不知道睡过多少觉了,什么不懂。”陆明宴的手指在她手心抠两下,颇有几分意味深长的意思,“我们是不是没有试过在办公室?”

简意直接拒绝:“我是不会跟你试的。”

“没关系,你给我送饭就行。”他心不在焉的说。

……

丁业敏从办公室下来的时候,就看见陆明宴双手搂着简意的腰,微微俯身侧着头亲她,那种热吻。

简意大概是怕有人,抬手轻轻挥开他,不过这个动作像是给了他一巴掌。

虽然一巴掌不重,但没几个人愿意挨巴掌,毕竟这跟尊严挂钩。

陆明宴松开她,低低的笑出声,只风轻云淡说了一句:“欠日。”

丁业敏顿了顿,这语气显然没有半分生气的意思。


简意陆明宴小说叫什么-简意陆明宴的小说-第1张图片-微作文


073

简意并没有把陆明宴的话放在心上,淡淡说:“走了。”

“明天记得继续来。”陆明宴说,“我肯定替你把人教得好好的。你不来我就不教了,随便找个人管她得了。”

本身他就不是有耐心的人,更加别提带人了。

简意不理他的威胁,转身走了。

陆明宴目送她走远了,才转身回头,正好看见了丁业敏。

“小奚总。”丁业敏的脸色有几分微红,陆明宴刚刚跟简意的互动太欲了,有种说不出来的暧昧感,她以为他们应该相敬如宾,没想到私下却是这么相处的。

而且就算不是简意,她也不觉得陆明宴会跟女人这样暧昧。她一直觉得他,不是一个热情主动的人。

哪怕是温湉,她也以为,他只是情深,但同样想象不出,他说温湉“欠日”这种让人脸红的画面。

陆明宴看了她只不过一眼,随口冷淡疏离的“嗯”了一声,就抬脚往电梯走去。他在公司大部分时候,都比较不近人情,脸上的表情也很少,比较严肃。

“您和乔小姐,好像关系还不错。”

他只奇怪的扫了她一眼,疏离的说:“我们结婚了。”

丁业敏想,他的意思应该是,夫妻关系总是会比较不一样的。不管怎么说,有那一纸约束力的男女关系就是会比较不一样。

“小奚总,你应该挺爱乔小姐的。”丁业敏又问了一句。

陆明宴顿了顿,这下一个字也没有说。

他一沉默下来,就显得很有压迫感。

丁业敏觉得自己可能都流汗了,好在电梯很快到了,她进了自己的楼层,而后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

一进办公室,就连忙分享道:“你们猜我刚刚看到什么了?”

“你倒是说说看。”旁边同一个部门的人也被她勾起了兴趣。

“我看见小奚总跟简意在楼下接吻,他看上去好像挺喜欢跟他老婆亲热的,关系真的没有外头说的那么差吧。”丁业敏道,“说他一直在等心上人回来的消息是不是假的?”

因为奚氏莫名其妙扶持温湉父亲的事,公司上下都在传,只要温湉一回来,简意就得下台了。陆明宴一直不主动,要的就是温湉的主动来找他。

据说他出国找过温湉一次了,也许还不止一次,不再主动,是也想看看对方对他还有没有感情。

“真的啊?”同事也有些惊讶。

丁业敏想了想,又说,“不过我当时说他应该挺喜欢他老婆,他没有回答。”

旁边的人兴致瞬间就淡了下去:“男人一般来说不会畏畏缩缩的,要真喜欢,你去问绝对会大胆承认,不承认就是有问题。乔小姐多漂亮啊,天天放在身边,就算不心动,男性生理本能也吃不消啊,发生点什么也正常。”

那人解释道,“而且,小奚总是被甩的那方,心里肯定有气,温湉又一直不肯低头回来,小奚总故意气她也说不定。而且以后就算温湉回来了,她也是不占理的那方,追究不了他跟乔小姐这一段。”




074

简意第二天,倒是依旧来送饭了。

她想给叶晨曦做做饭补一补,她太瘦了,工作压力又大,总要吃点好的。与此同时,她也希望她能够学到东西,在陆明宴手底下,其实比在外面还是要好上许多。

简意是提前给陆明宴吱过声的,所以她直接被他的助理迎进了办公室。

“小奚总出去了,一会儿回来。”助理的话音刚落,就听见有脚步声从外面传来,简意一抬头,就看见几个穿西装的男人走了进来,当她看到顾越的时候,就知道这是合作方了。

其实她今天过来的早了一个小时,不然陆明宴应该正好谈完事。

陆明宴在看到简意时挑了挑眉,随即轻飘飘的跟身边的人介绍道:“我老婆。”

“小奚总老婆我们还能不认识?”大伙笑着跟简意打了招呼。

顾越眼尖,一眼就看到了餐盒,看着简意的眼神有些复杂,说:“今朝姐,你来给陆明宴哥送饭啊?”

陆明宴扫了他一眼,似笑非笑说:“怎么,我老婆给我送顿饭你也要管?”

顾越之前,毕竟是喜欢简意的,只是爱而不得,不得不放下那点心思。谁知道简意又突然嫁给陆明宴,放下是放下了,但是看见她对陆明宴好,还是觉得不值得。

“陆明宴哥,我就是奇怪,你之前不是说今朝姐做饭难吃呢么。”所以顾越搞不懂简意为什么要来送饭。

陆明宴下意识的朝简意看了两眼,又回头警告般的看了眼顾越,“我可没说过这种话。”

顾越有些无言以对。

也不知道当初说,吃简意做的饭就跟在吃毒药一样的人是谁。

顾越闭嘴不说话了。

陆明宴先让简意去休息室,她不认识路,他又亲自送她过去。

从顾越的角度看去,正好看见陆明宴的手,扣简意扣的紧紧的。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问了一句,激发起了他的占有欲。

……

简意在休息室待了没多久,就收到陆明宴发来的消息。

【老婆,中午可能不能吃你的饭了,要陪客户。】

简意只回了一个“嗯”。

那边过了好一会儿又问:你要一起来吗?

简意想说不了,可他的消息又跟着发了进来:客户们说让我带着你一起,你过来吧,我们刚到门口,我等你。

陆明宴:别拒绝我,不然我会很没有面子。

于是简意叮嘱助理告诉叶晨曦记得吃饭,又不动声色的问了一句:“陆明宴他没有骂晨曦吧?”

助理连忙道:“没有没有,小奚总教叶同学还算认真的,她做得不对的地方都是亲力亲为的教她的。”

“麻烦你了。”简意若有所思,抽空客气了一句。

“不麻烦。”助理连忙道。

简意这才往门口走去,这次市场部也有一个负责人跟着一起,一个三十不到一点的女人。

她朝她点了点头,然后走到了陆明宴身边。

丁业敏看到陆明宴在简意走到她身边的时候,给她撑了把伞,另一只手很快牵住了她,然后凑在她耳边轻轻说了一句什么。

只有简意听见他说的是,她有没有不高兴。

简意平静的说:“没有。”

陆明宴道:“顾越这兔崽子就是见不得我们好,他嫉妒。”

“他有什么可嫉妒的?”

“他以前喜欢你呗,他自己说过的,他还看见我们俩阳台上办事。”陆明宴脸上有几分不悦,“你说他恶不恶心,就喜欢干这种偷鸡摸狗的事。”

简意说:“他早放下了。”

陆明宴的表情可不是这样子想的,说:“他们那群人还天天劝我跟你离婚,缺不缺德。”

这要让他那群朋友听见,肯定要骂他不厚道了,还不是他自己天天说不处了,嫌弃简意烦,说结婚没意思,人家才附和的。

简意在听见陆明宴这随口说的一句话以后,表情有细微的变动,随后垂着眼皮,一言不发。

几分钟后,一行人上了车。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