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江君婉萧尧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小说江君婉萧尧大结局

weizuowen 23 0

她抿抿唇,告诉自己这些都不重要了,既然两人都已经离婚,他说什么自己都不用放在心上。

江君婉望向顾凌风,点了点头。

海城市。

时至新年,整个海城都散发着喜气洋洋的气氛,路灯都挂着拳头大小的灯笼,商铺摆满了各种年货。

小李开着车,忍不住朝车窗外多看了几眼,说起来,他也有好几年都没有回家了。

他小心地看了眼后视镜中的萧尧,想开口要假的心思瞬间死了。

这两个月以来,他的老板沈直就跟变了个人似的,一天说话的次数手指头都数的过来。

公司上下都说现在的萧尧比阎王还可怕,喜怒无常阴晴不定。

“总裁。”小李问,“刚刚邵少爷打电话来,说请……”

“回去。”萧尧薄唇亲启,吐出的两字堪比外头的冰雪。

小李忙点点头,将车往别墅开去。

车停在了门口,萧尧下了车,理了理已经松垮的领带后走了进去。

门开了,外头的寒风顺着敞开的一扇门灌了进去,一阵清脆的风铃声应风而起,像是在迎接主人。

萧尧看着挂在玄关处的贝壳风铃,冰冷的眼神慢慢软和了下去。

大厅太过空荡,风铃的声音被放大了数倍后又多了几分凄凉。

“咔哒”一声,萧尧关上门,在昏暗的光线里轻车熟路地走到沙发旁坐了下来。

他面无表情地拿出一根烟和打火机,却又在火苗即将靠近香烟时顿住了。

最后他还是把烟和打火机扔在了茶几上。

修长的十指穿过黑发,萧尧烦躁地撑着头,墨眸中满是挥散不去的阴翳。

太过安静的屋子就像镇定剂,让人也跟着平静下来。

然而萧尧却并未觉得他有多平静,隐隐作痛的心竟像是翻起猛浪的大海。

他看着一旁的落地窗,透过外头的路灯,能隐约看到窗上有贴过窗花的痕迹。

不用细想,他知道那是江君婉做的,除了她也没有别人了。

萧尧鬼使神差地站起来走过去,泛白的指尖触碰到冰凉的玻璃,似是看到孤单一人的江君婉将房子布置的满是年味的模样。


第十九章 烛光晚餐


萧尧眸子微眯,越觉心头烦闷,放下手转身离去。

已经两个月了,他还是没有等到江君婉的电话……

他看着手机里江君婉的号码,再一次拨了过去。

“您好,您所拨打……”

萧尧挂了电话,竟觉眼眶有些酸涩,他到底在想什么?不就是走了一个他不爱甚至讨厌的人吗?

他深吸了口气,将手机狠狠砸在沙发上后上了楼。

大年初二。

再踏进海城,江君婉真觉得恍如隔世,她望着熟悉的街道,阵阵冷风从车窗中吹进围巾的缝隙里。

江君婉缩了缩脖子,将围巾和口罩戴严实后关上了车窗。

“我在医院附近租了个房子,你先住着,等手术安排好再入院。”顾凌风一边开车一边䧇璍道。

江君婉心不在焉地点点头。

往年的除夕,她如果在家没等到萧尧,初一的时候就会去找父亲。

今年的除夕,想必有郑琳陪着他吧。

车子在一处公寓楼前停了下来,顾凌风率先下了车,先将江君婉扶下来再去拿行李,两人一块儿进去了。

房子在八楼,小复式楼层,宽敞明亮,一楼客厅厨房卫生间,二楼只有一个房间。

顾凌风放下行李箱,道:“我就住在对面,有什么事去敲敲门就好了。”

原本他想租一个两室一厅的房子,但是想到江君婉的性子,只能租了两个房子。

顾凌风暗自无奈地叹了口气,他的君子风度不知道会不会成为他追求江君婉的障碍。

江君婉愣了一会儿后,再纸上写了“谢谢”两字。

小说江君婉萧尧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小说江君婉萧尧大结局-第1张图片-微作文

只是心里有些愧疚,她现在手上的钱不多,手术费生活费几乎都是由顾凌风出的,她更觉心不安,不知道以后要还到何年何月。

等收拾好后,顾凌风问道:“饿了吗?”

闻言,江君婉倒真觉得有些饿了,于是点点头。

西餐厅。

江君婉坐在椅子上,局促不安地看着四周。

几乎都是来吃烛光晚餐的情侣,虽说他们这桌上只摆着食物和餐具,并没有四周那么浪漫的氛围,然而这个情侣套餐实在让她有些膈应。

但是看顾凌风满不在乎地吃着,她倒觉得是她有些矫情了。

见江君婉终于提起刀叉慢慢地吃起牛排,顾凌风提到嗓子眼儿的心才落了下去。

他笑了笑:“好吃吗?”

江君婉吃了一口牛排眼睛就亮起来了,她点点头,这家餐厅似乎是新开的,味道真的是不错。

餐厅外,一辆白色的奥迪停了下来。

郑琳从驾驶位上下来,她回头朝下车的萧尧道:“深知,这里新开了一家餐厅,听说味道不错。”

萧尧睨了眼餐厅的门面,依旧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

他也没等郑琳,直接自己走了进去。

郑琳暗自磨了磨牙,不断告诉自己要忍住,在他还没把股份转让书给她之前,她只能顺着萧尧。

才一进门,侍者就迎了过来。

萧尧扫了一眼,几乎每个桌上都插了枝玫瑰花,甚至还有的居然点起了蜡烛。

他眉头一蹙,瞬间没了吃饭的心思,他出来,完全是因为郑琳说有关于顾家的事情告诉他,否则他都根本懒得见她。

郑琳跟了上来,看着窗边的卡座道:“我们坐那儿吧。”

萧尧抬眼看去,卡座四周几乎都被烛光晚餐包围了,只有卡座的隔壁似乎没有那在他看来碍眼的蜡烛。

然而他还是走了几步随意地坐了下来:“这儿就行。”


第二十章 最后一段遗嘱


郑琳脸上的笑凝固了,也这能硬着头皮坐了过去。

侍者像是没看见一样站在一旁等着他们点餐。

郑琳随便说了几样,也问了萧尧,然而都是热脸贴冷屁股。

待侍者下去后,萧尧目光终于放在了郑琳身上:“说。”

他好似将所有的负面情绪都饱含在了这一个字里一样,好像郑琳说的要是什么无关紧要的废话,他就会将她碾死。

郑琳手一抖,忙笑道:“一会儿一边吃一边说不好吗?”

萧尧眸子一眯,眼神像是化作了一把烧红的铁梳,将她的皮肉一层层的梳下来。

他倒要看看她要玩什么花样。

不一会儿,菜都上来了,然而萧尧一口没吃,倚靠着椅背愣愣地看着郑琳。

郑琳切了块儿鹅肝吃了后才道:“深知,你知道顾凌风是谁吗?”

萧尧闻言,眉头蹙起。

她这明显是明知故问,顾凌风是他所谓的哥哥。

“他并不是你亲生哥哥。”郑琳压低了声音。

萧尧冷笑一声,眼神锋利如刀:“然后呢?”

郑琳一僵,看他的表情好像早就知道了一样。

“难道你就不担心吗?”她皱着眉头,一副着急家里事儿的模样。

“担心什么?”萧尧渐渐没了耐心,语气里满是不耐烦。

郑琳放下刀叉,将声音压得更低了:“你别忘了,宣布老太爷遗嘱的时候还有一条律师没有念。”

萧尧神情一暗,他当然记得,可是刘律师说老太爷吩咐了,最后一条遗嘱宣布前有一个前提,而这个前提除了刘律师没有人知道。

刘律师又是个嘴紧有原则的人,无论给多少钱他都不说。

但是这都过去快大半年了,他也没有放在心上,正要猜想,不过是财产或者股份的事情。

“如果老太爷最后一条写着将顾氏一半分给顾凌风,你甘心吗?”郑琳有意无意地挑拨着萧尧和顾凌风的关系。

萧尧却嗤笑反问:“你很了解老太爷吗?”

郑琳愣了。

“除了给江君婉的那点股份,他是不会允许顾氏有一星半点儿落入不是顾家人的手中的。”

提到“江君婉”的名字,萧尧心不由一痛,像是揭开了还没愈合的伤疤。

他面色微青,站起了身朝卫生间走去。

郑琳满是恨意地看着眼前空荡的椅子,恨不得拿起刀叉往萧尧心里捅去。

江君婉都死了这么久了,他还攥着转让书不给她,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卫生间里,萧尧双手撑着洗手台,微微弓着身子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目光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和软了下来,连眼角都莫名地泛了红,好像一切都从提了江君婉开始……

外头,江君婉放下了刀叉,看了眼时间后抬起头,在一旁的纸上写上“我去趟洗手间”。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