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南倪陆琤(沈南倪陆琤)小说全文免费版最新更新阅读

weizuowen 20 0

原来她和大神住得这么近,这抱大腿岂不是更方便?

顾怀笙转头看着沈南倪:“我可以送她回家,这样傅老师就可以放心了。”

沈南倪的资历高,所以后辈都会礼貌的尊称一声老师。

可是沈南倪却在他这声“老师”中,听出了拉开距离的意味。

就好像,顾怀笙和陆琤同期理应亲近些,而他则要端着前辈的架子,离远点。

沈南倪冷睨着眼前这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男孩,打在车门上手紧了紧。

“路上注意安全。”

说完,他坐回了车,奥迪嗡鸣了一声飞速而去。

“对了,你不是先走了么?”陆琤突然想起来。

顾怀笙推了推眼镜,遮住了眼神:“有东西落下了,回来拿。”

他将话题一转:“傅老师倒不像传言那样冷冰冰的,还会照顾后辈。”

听他说沈南倪的好话,陆琤冷哼了一声:“你可太单纯了。”

顾怀笙看着她,眼里有不解。

恰好这时,陆琤打到的车到了,二人上了车,这个话题也到此打止。

下了车,顾怀笙要给陆琤转账,秦锦依誮白连连摆手。

“下次我再蹭你的车就好啊。”她无所谓的说。

陆琤心里却是这样你来我往,她和大神的关系就能更加紧密,大腿抱起来就更轻松。

她可真的太聪明了。


第十八章


听陆琤这么说,顾怀笙也就收回了手机。

两人道了晚安,便相对回了小区。

顾怀笙推门,室友成凌倚在玄关,像是特意等他一样

“你送她一起回来的。”

这是个陈述句,顾怀笙没有理他,放下包,走到冰箱前拿冰水。

成凌跟了过来,坐在琉璃台上看他:“恭喜你,梦想快要成真。”

顾怀笙瞥了他一眼,转身进了房。

桌上立着一张相框,照片是抓拍的,上面的女孩穿着学士服,笑容灿烂飞扬。

顾怀笙轻轻呼出了一口气,眼神不自觉地松软了下来。

“她不是喜欢沈南倪么。”

房门突然被推开,成凌走进来忧心忡忡,“你近距离看他们打情骂俏,不虐心么?”

顾怀笙摘下眼镜:“关你什么事。”

成凌痛心疾首:“我跟你从大学开始当室友,看着你单恋了五年,总要看看这苦情剧什么时候大结局吧……”

他话没说完,就被一个抱枕砸了脸。

“滚。”顾怀笙淡淡的吐出这一个字。

成凌看着他的脸色,识趣的关上门离开了。

顾怀笙躺倒在床,捏着鼻梁,脑子里满是成凌的话。

成凌不知道的是,顾怀笙没有关系的。

只要陆琤幸福就好,他可以永远当一个站在她身后的影子,为她鼓掌为她欢呼为她高兴。

即使这是一场注定无疾而终的单恋。

翌日,晨光倾泻。

陆琤把家里所有沈南倪的周边都扔了,神清气爽的去上班。

走进录音棚,发现沈南倪本尊坐在沙发里。

她无视沈南倪望过来的目光,坐在离他最远的椅子上。

紧接着,顾怀笙也推门进来,感知到二人沉默的氛围,站在门口愣了一会。

随即自然的坐到了陆琤身边:“今天是录单人,你们怎么来得这么早?”

“来学习。”陆琤举起手里的本子。

她虽然多了四年的经验,但是她还是不够好,多来学学总是好的。

说话间,宿雪走了进来,见到这么多人也是闪过一丝诧异。

随即便说道:“怀笙,你进去录吧。”

顾怀笙拿着稿子进去了,陆琤也坐到了控制台前,看着录音室里的人。

宿雪推开一个按钮,温润的声音如泉缓缓淌在控制室里。

和平时的声线不同,顾怀笙稍微压低了嗓子,听起来更加成熟有气势。

沈南倪陆琤(沈南倪陆琤)小说全文免费版最新更新阅读-第1张图片-微作文

单人录音过程十分枯燥,通常一句话需要反复念几次,甚至十多次才能找到最适合的情绪。

轮到陆琤,她在一处台词上出现了纠结。

宿雪倒觉得差不多了,就在陆琤也想放弃的时候,耳机里突然传来一道低缓的声音。

“你太执着咬字了,试试放松一点。”

陆琤讶异的抬头,透过隔音玻璃,她看见原本早该离开的顾怀笙正坐在控制台上。

用他说的方法,陆琤再次试了一下,发现效果确实好很多。

出了录音室,陆琤坐到顾怀笙身边:“你怎么没走?”

“下午没事,就在这里观摩一下。”顾怀笙笑得腼腆。

“你这么强还要观摩啊。”宿雪转动椅子,面对二人,“就说刚刚,你一下子就能察觉问题所在这一点,就足够说明你的业务能力了。”

接着,她像想到什么似的感叹:“我记得你大学学的计算机,成绩也很不错,还是学生会会长。果然,聪明的人干什么都很厉害。”

陆琤咋舌,问道:“那你怎么想着进配音行业?”

要知道几年前的配音圈,说是无人在意无人问津都不为过。

顾怀笙笑了笑:“有很重要的原因。”

“是因为喜欢的人?”陆琤眯起了眼睛。

纯情男生为爱献身小众事业,并登顶为王,这好浪漫哦。

看他点头,就连宿雪都好奇了:“是谁?我们认识吗?”

陆琤也想知道,捧着脸等着他的回答。

然后她看见顾怀笙抬眸,清亮的眼睛望了过来。


第十九章


在这一瞬间,陆琤甚至觉得顾怀笙喜欢的人是自己。

但是顾怀笙只是收回了目光,摇了摇头:“你们不认识。”

宿雪露出遗憾的神情,陆琤也觉得可惜,正想追问时头上的窗户被敲响。

沈南倪站在录音室里,面色不虞:“可以开始了吗?”

不等沈南倪,陆琤带着顾怀笙先走了。

休息室,小小方桌上摊着台词本。

陆琤眉头紧皱:“两个魂魄共用同一个身体,按道理声线不会有很大的变化,除了情绪变化外,要听众怎么知道魂魄已经互换了呢?”

而在原著里,设定就是常人分辨不出女主。而男主则是靠着女主的神态和直觉辨别。

广播剧和舞台剧不一样,舞台剧有夸张的动作。

但是广播剧只能够依靠听觉,其他的场景都要靠听众想象,和背景音乐的辅助。

顾怀笙想了想,拿着笔在台词中画下一道斜杠:“或许可以试着改变说话的方式。”

“不是那种很明显的,只是在某个断句的时候稍微拖长音,或者选择一个特殊的字词,形成一个特点。”

陆琤若有所思的轻扣着桌面,似乎在考虑这个可行度。

顾怀笙则直接拿起了台词本做示范。

分明是清朗的少年音,可是陆琤却听出了几分阴柔与妩媚。

一段读完,陆琤叹为观止,但是他却神情平静,再也平常不过。

她像看个宝藏一样看着顾怀笙,忍不住抬手在他脑袋上揉了又揉:“你太棒了!”

陆琤现在的壳子里装的是28岁的灵魂,看顾怀笙就像看弟弟,丝毫没有发觉她的行为有什么不对劲。

这时,她余光中闪出一道身影。

陆琤望向门口,沈南倪立在那儿,眼神落她的手上。

他的眼神暗了几分,走了进来抓着她的手腕:“跟我来。”

“放手。”陆琤声音里带着愠怒。

这人什么毛病,不招惹他的时候偏要自己凑上来。

沈南倪皱着眉:“我有话跟你说。”

“公事可以在这里说。”陆琤语气不善,“私事,我和您没有私事可说。”

沈南倪呼吸加重了些,眼前这个带刺的人和之前简直判若两人。

这时,一只手不轻不重的将沈南倪的手扯开。

顾怀笙站在二人中间,声音温和:“我想,我们应该尊重女生的选择。”

沈南倪看着他,瞳孔微微缩了一下。他的目光下移,看向在顾怀笙身后的陆琤。

“原来如此。”他嘴角噙着嘲讽,“你的喜欢也不过这么廉价。”

这话像根爆竹,炸响了陆琤的愤怒。

她拉开了顾怀笙,看着他的眼神冰冷:“礼貌一点,别把你恶心的揣测按在无辜的人身上。”

“曾经喜欢你的我真的很廉价,自尊怎么被你践踏都无所谓。但是现在我从那个沼泽里出来了,也请您走得干脆一点,不要拉低了您的身价。”

陆琤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了休息室。

VOI大楼20多层,站在天台往下看,是让人恍惚觉得在飞。

“小心危险。”顾怀笙看着靠在栏杆上的陆琤,轻声的提醒。

陆琤抹掉眼泪,没有回头:“抱歉。”

“不是你的错。”顾怀笙靠在了她的旁边。

陆琤眺望着整座城市:“电影说看事物整体要大于部分之和,但总有人会被那一点蒙蔽住双眼。没想到只那一点,就是全部。”

身旁的顾怀笙安静的听着,良久,他忽然问道:“所以你不喜欢沈南倪了?”

陆琤瞥了他一眼:“合着我说的你都没认真听么?”

顾怀笙捏紧了手,喉头滚动着。

耳边是呼啸的风声,还有心脏擂动的声音。

他望着陆琤泛红的双眸,鼓足了勇气张开了口。


第二十章


就在顾怀笙准备告白的时候,震天的铃声骤然响起。

陆琤按下接通建,宿雪的声音劈头盖脸砸了过来:“夸了你两句就把自己当爷了?还不过来补录。”

随着电话被挂断,陆琤匆匆忙忙的往楼下赶。

一边告诫着顾怀笙:“所以搞事业才是唯一法则,爱情都是虚浮的东西。你也小心些,不要被你喜欢的那个女孩子骗了。”

话说到最后,只剩下缥缈的回音。

顾怀笙站在天台边缘,嘴角挂着苦笑,他倒想被骗呢,可是连被骗的机会都没有。

经过休息室陆琤的一顿输出,沈南倪果真不再莫名其妙的出现了。

半个月后,《桃之夭夭》第一季的录制全部结束。

录制之后就是后期的制作,等成品以及后续的宣发与活动还要很长的时间。

所以陆琤捧着假条和银行卡,欢天喜地的去医院动手术去了。

术后,陆琤恢复得很好,可以出院了。

然后她提着行李去了郊外,站在院子门口可怜兮兮的看着一脸怒容的秦奶奶。

听着老人不尽的数落,陆琤只能乖巧的点头。

躺在床上,陆琤掏出手机点开一个软件,干净的男声便充斥着这个小房间。

最近她把顾怀笙配过的剧听了个遍,越发觉得他厉害。

想着想着,陆琤翻了身趴在床上,给大学室友发去了消息。

陆琤:【你知道顾怀笙吗?B大学生会会长。】

消息几乎是秒回。

何多多:【顾怀笙,计算机系的神,B大传说谁不认识。】

陆琤:【他现在在配音圈你知道吗?】

何多多:【?】

何多多:【不会吧,毕业的时候可是有好几家公司争着要他,有一家甚至是全国50强呢。】

何多多:【他怎么这么想不开?】

陆琤:【听说是为了喜欢的女生。】

何多多:【不可能,那时追他的人能排到法国,全被拒绝了。】

何多多:【大家都说他是比尔盖茨的男人。】

何多多:【要是有喜欢的人也不至于单了整整四年。】

陆琤看着好友发的消息,想大概当时顾怀笙只是为了迎合她们随口说的吧。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