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白初禾陆睿凡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白初禾陆睿凡最新更新

weizuowen 27 0

锦绣大梦一场空……

日落,两人回去。

行至半路,陆睿凡忽然停住了脚步。

“我想起来还有些事要办,你先回去。”

白初禾深深看了他一眼,到底没有多问,点头答应。

然她并没有走远,隐藏暗处,没多久,她就看到陆睿凡走至涂山脚下。

而林婉正等在那里。

第九章 她等不及

白初禾一言未发,黯然离开。

陆睿凡回来的时,天色已沉。

白初禾在灯下缝衣,见他回来,说道:“我笨手笨脚,也不知剩下几日能不能缝制出一件衣服。”

话音刚落,陆睿凡走上前,声音凉薄:“她等不了七日了。”

白初禾手一颤,针瞬间扎破指尖,她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你若现在把妖丹交出,我会补偿你。”陆睿凡又道。

白初禾听罢,缓缓抬头看向他,眼中闪过一抹凄凉:“如何补偿?”

陆睿凡一怔,一时之间回答不出。

白初禾紧紧攥着手里还未做完的衣服:“林婉可知我万年修行不易,可知拿我妖丹视同窃取?”

“她只想活!”

“我也想!”白初禾一下起身。

陆睿凡剑眉为促:“你是万年狐妖,没了妖丹,还可保命。”

白初禾望看着他冷峻的面目,眼眶泛红,一句话也说不出。

陆睿凡朝着她走近,低头望着她:“不要逼我!”

白初禾将心底苦涩压下,许久方回。

“你再答应我最后一件事,我便把妖丹给你。”

“何事?”

“你对我说一句,等我,我会回来娶你。”

这句话,是南星死前所说,白初禾一直记得。

陆睿凡沉默了片刻:“等我,我会回来娶你。”

一滴清泪从白初禾眼里悄然滑落,眼前人,音容不改,但眼中再寻不出当年情意。

罢了,人心易变,强求又能如何?

当年欠他一命,现在权当还他……

白初禾闭目,捻手成诀,眉心一朵妖艳红花显出。

她的身体悬于空中,胸中红光骤起。

一时涂山天色巨变,狂风肆意,山间万灵呜咽哀鸣。

陆睿凡就看到一颗透红妖丹缓缓从白初禾身体浮现,离体那一瞬,白初禾满头墨发,寸寸成雪。

他心底骤然一痛,就看白初禾狼狈跌落在地,一头白发妖艳异常。

白初禾费力抬手,将妖丹递到陆睿凡面前:“从此以后,我就不欠你了,拿过妖丹,你就走吧。”

陆睿凡对上她赤红的双眸,心口莫名一窒。

他强忍心绪,接过妖丹,飞身离去。

见他的背影消失,白初禾终于支撑不住,倒在地上,一口鲜血喷出!

林婉服过妖丹,重焕生机,更有万年法术傍身。

她欣喜异常,一把抱住陆睿凡。

“长舟,以后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陆睿凡身形一僵,不由想起白初禾抱着他笑,口口声声唤他南星的模样。

他不动声色拉开林婉,温声道:“你身体刚好,好好休息。”

说完,他转身离开。

林婉看着他的背影,脸色愤然,死死握拳,而后施术消失原地。

白初禾失了妖丹,法力全失。

小妖端来一碗药上前:“主子,你何苦这么傻,没了妖丹,往后不知会有多少人来欺负咱们。”

白初禾虚弱一笑:“涂山一直与世无争,不必忧心。”

话虽如此,可小妖却红了眼,悄声流泪。

白初禾见此,安慰她道:“我已在妖丹上施了禁术,随时能够取回,别怕,无人能伤你们。”

话音刚落,一只受伤的小狐妖从殿外跑上前急道。

“主子,山下不少人围上涂山,正放火焚山,不少幼狐都被抓了!”

第十章 你终归不是南星

白初禾手中药碗砸碎在地,眼底顿红。

她正欲起身,可刚站起来,身体便虚弱不支,一口鲜血又吐了出来。

这时,一阵大风忽起,一红影闪现来至此地。

白初禾抬眼,就看见林婉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神色嚣张:“没想到,你这狐妖的妖丹如此好用,多亏你,我才能和长舟从此携手终老。”

“大胆!”一旁的小妖就要上前对付林婉。

白初禾知她不是林婉对手,一把将她拦住,而后看向林婉:“陆睿凡在何处?”

林婉娇笑一声:“长舟哥哥自然是在剿灭你涂山余孽!”

闻言,白初禾愣在原地,许久才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陆睿凡哪里是想要妖丹救人,分明是想先夺妖丹,再屠她涂山一族,以成他大道,助他飞升!

她的心顿时如受冰锥,痛不堪言。

不等白初禾反应过来,外面一阵嘈杂,紧接着,就看城中百姓拿着火把冲进洞府。

城中百姓ᵂᵂᶻᴸ看到白初禾双目赤红,满头银丝,心中又惧又怕。

不敢上前,只能叫嚣着:“杀了她,杀了狐妖!”

林婉见此,冷笑一声。

“这妖怪现在已经没有法力了,大家不用害怕。”

百姓闻言,面面相觑,一步步朝着殿内逼近,就要动手。

白初禾看着他们凶神恶煞的目光,眸色一紧:“我涂山狐族从未害人,你们为何要赶尽杀绝?!”

独家白初禾陆睿凡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白初禾陆睿凡最新更新-第1张图片-微作文

“你们妖本来就该死!”一人大声说道。

白初禾眸色微怔:“你们城主也是这么想的?”

人群中,林婉的兄长林谢大声道:“那是自然!”

此话就像一块巨石砸向白初禾,她忽然大笑,眼中满是凄凉。

“人啊……果然都是贪婪的!”

白初禾说完,抬手做决,眉心红光骤起。

没等众人察觉,洞府之中一个巨大的法阵顿时将所有人笼罩其中,众人顿时动弹不得。

一边,林婉想逃已经来不及,她发现自己现在根本不能再用法术。

她不可置信地看向白初禾,眼中惊恐万分:“你要做什么?”

白初禾没有回答,独自走到洞边,看着天边残月,幽幽道:“等他来。”

另一边。

城主府,陆睿凡没有休息,坐在书房根本无心处理公务。

他走出府邸,远远便看到涂山的方向,火光冲天。

他心下一惊,御剑而去。

等到了涂山之后,陆睿凡就看见城中百姓手中拿着火把和刀一个个僵硬地站在原地,林婉竟然也在其中。

白初禾就坐在大殿之上,见他赶来,目光空洞。

“陆睿凡,千年前你说要娶我,可你失约了。千年后,你又几次三番骗我,人怎能如你这般心狠?我真心把妖丹给你,可你呢?”

她一挥手便见无数涂山被烧死的狐族落在地上。

“他们的命便是你对我的回报吗?”白初禾双目赤红。

陆睿凡愣在原地,心中不由闷痛,而后解开身边一百姓的禁锢:“怎么回事?”

那人顿时瘫软在地,指着林婉。

“不能怪我,都是她让我们动的手!”

林婉不能动,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不是的,长舟,是他们受狐妖控制污蔑于我,你快救我!”

陆睿凡听闻此话,看向白初禾:“其间想必是有误会,你快放人,不要一念之差。”

白初禾见他到现在还护着林婉,喉头涌起一口腥甜。

她强行将其咽下,走下来,看着陆睿凡,一字一句道:“我本真心想助你得道,免受轮回之苦,可你却要灭我狐族。看来……人妖真的殊途。”

说完,她浑身妖光乍现,脚下的阵法也在此时启动。

陆睿凡在昆仑修道多年,第一次见到如此凶煞噬主的阵法。

他想阻拦依然来不及:“白初禾,快住手!”

白初禾并没有听他所言,她瞳孔赤红,伸手将所有的小妖送出洞府,而后以血做咒,很快洞中结界缓缓显现。

陆睿凡眼神一紧,见洞中还有无数百姓。

他攥紧手中长剑,一剑朝白初禾刺去。

此时,禁术已出,妖阵已成。

白初禾眼睁睁看着那柄利剑透着刺骨的冷意朝她袭来,没入心口。

一口鲜血从嘴角缓缓渗出,她惨然一笑,抬头望向陆睿凡。

“陆睿凡,你终归不是南星!”

第十一章 锦绣繁华,南柯一梦

话落,洞中百姓忽然恢复自由,纷纷往洞外逃窜。

而此时,林婉却凄厉惨叫,就看她体内妖丹忽然离体。

失去妖丹的林婉,生命顿时枯竭,黑色长发一寸寸变得雪白,瞬时变成一白发老妪。

“不不不……”

林婉看着那血色妖丹慢慢悬浮于空中,疯了一般起身,想把妖丹重新夺回来。

只是还未碰到,就被金丹力量弹开。

她狠狠撞在壁上,吐出一口鲜血,瘫倒在地。

陆睿凡见状,忙飞至她身边,护住她的心脉:“婉儿。”

白初禾看着这一幕,伸手,妖丹飞落在自己手心。

陆睿凡看向她:“你骗我?”

白初禾握住妖丹,看向两人:“我知你们人类贪婪,只是小施手段,若你们不害我涂山一族,她何苦变成现在这样?”

“陆睿凡,你护了这蛇蝎女子,护了这些愚蠢大恶之人,却屠我一山良善之妖,你言修道,可天下何道是除善扶恶!”

陆睿凡薄唇紧抿,手中长剑还滴着她的鲜血,血色灼痛了他的眼,却仍道:“保苍生乃我昆仑之责!”

白初禾眸色一凛,握着妖丹的手心泛出红光:“谢仙师果真一身正气!我这颗妖丹,已修至半仙,我今日摧之,自陨于此,而你——戮仙灭道,休想再得正果!”

言罢,她催动妖力,将手中妖丹寸寸捏碎,金光乍裂。

陆睿凡脸色大变,飞身上前阻止:“住手!”

可妖丹刹那粉碎,他眼看着白初禾倒下,手中金丹碎片被风吹散。

一块碎灵落在他跟前,立时泛出红光,将他阻在原地。

而后一道光影闪现,无数画面残影出现在他眼前。

前世种种,皆在脑海中浮现。

眼前男子与陆睿凡生得一般无二,只是一身白袍,灼灼似月。

画面中还有白初禾出现,白初禾拉着那男子的手,唤他:“南星。”

陆睿凡顿时愣住了,回忆忽然回闪在他脑海中。

前世他叫路南星,长安花灯节,初遇白初禾,二人放灯游街,谈天说地,分外投缘。

后来,他教白初禾识字,带她游历山河。

纵使他知白初禾是妖,一毅然爱上她,护着她。

只是白初禾千年前渡劫重伤,一妖道趁势害她,众人拿住白初禾要将她烧死。

最后路南星以命相救,才让白初禾逃出生天。

路南星临死前,对她道:“等我,我一定回来娶你,来世,只要你穿着我送你的素雪流光裙,我便定能认出你,彼时,我们便成婚……”

“哐当——”手中长剑掉在地上,他看向白初禾,却见她缓缓闭了眼,身形已经开始消散。

陆睿凡刹那间红了眼:“不!白初禾!”

他奔上前,耳边却在不住回响白初禾的话:“记住,我叫白初禾,锦绣的锦,大梦的梦……”

那是他用生命爱护的女子啊!

眼看着,白初禾最后一缕身形消散,陆睿凡上前抱住她,却只拥住了一片虚无。

“我是南星啊,白初禾,你回来!”他吼得撕心裂肺,可回应他的只有山外猎猎风声。

我是南星啊,可是,她听不到了。

她便如她的名字一般,锦绣华梦,绚烂如斯,却不过南柯一梦。

第十二章 何为苍生

白初禾走的那天夜里,黑沉的天空下了一场大雪。

太华城中一片雪白,人们生活如旧,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涂山一片寂静,山中精怪死的死逃的逃,这里已经是一座空山。

哪怕一场大雪,也掩不住山上焦土。

陆睿凡颓坐洞中,里面早已是一片狼藉。

他心中很清楚,白初禾妖丹已毁,身形俱散,回不来了。

而他竟亲手害死了她,明明前世,是他拼了命才将她救回来的啊!

“天意弄人啊!”他喃喃出声,看着地上的长剑,上面还沾着她已然干涸的血迹。

陆睿凡恍然站起身,将倒地的东西扶起来,将洞中清理干净。

一切好像都恢复了从前的样子,就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只是在地上捡起一件衣袍时,他的手还是止不住颤抖。

白初禾曾说要帮他做几件衣裳,如今衣裳还没有做完,人却已经不在了。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