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新上热文刘金金夏阳夏夏-(末日丧丧 苟住!末日求生谨慎第一)刘金金夏阳夏夏小说在线阅读

weizuowen 30 0


“我不会让开。”夏阳伸手碰了碰她的脸颊。

后者果然躲避了一下。

刘金金完全懵了,她现在真的搞不懂夏阳在想什么。

夏阳只当她是妹妹,现在做出这种行为又是何种的逾越!

2023新上热文刘金金夏阳夏夏-(末日丧丧 苟住!末日求生谨慎第一)刘金金夏阳夏夏小说在线阅读-第1张图片-微作文

但是,现在不管如何,她都决定离他远一点,不然他真的会取走她的性命。

忽然,夏阳低头。

刘金金感觉到他俯身探了下来,鼻息暖暖得喷到了她的脸上。

她下意识抬头,却撞入了黝黑的瞳孔之中。

温热的唇被人轻触。

霎时间,脑海中闪过被捆绑在病床上挣扎地画面,那里的她在痛苦的尖叫——

碰的一声巨响,夏阳被用力推开,撞到了身后的桌子上。

刘金金全身冒着冷汗,脸色苍白。

明明是初吻,却没有她想象中的甜蜜,只有无尽的恐惧和痛苦。

刘金金颤抖着伸出双手捂住脸——

她被他拉回了地狱。

再一次。


第19章

寂静地包间里,只有刘金金微喘的气息,忽然她笑了起来。

眼神中难以压制的疯狂倾泻而出。

“你是什么意思?”刘金金询问道,“你之前和我拉清关系,现在又做这些,别告诉我你现在觉得我长大了,所以无所谓了。”

夏阳扶着桌子重新站起来,他凝重地说:“见到你的第一面,我就有了吻你的念头,我向来听从自己的欲望。”

刘金金睁大双目,觉得这个世界太疯狂了,这是多么荒唐的理由。

“想要就做,但是你根本不爱我。”刘金金说。

夏阳沉默。

这段沉默就像默认了一样。

她从小就包含爱意的目光,现在只有猜忌和审视。

刘金金忽然冷静了,那些阴暗的情绪消散不见,她都觉得不可思议。

刘金金拉住门把手,说道:“夏阳,你爱不爱我我都不在乎了,但是别侮辱我的爱。”

说完,推门而出。

独留夏阳在原地,他抬头遮住双目意识到自己搞砸了。

出了饭店,二人将刘金金送回了租房,然后各自都回了民宿。

这个时候咖啡店还没有关门,小于也没有回来。

刘金金数着药片一颗颗吞入腹中。

今天真的太险了。

夏阳吻她的时候,她真的好想回吻他。

哪怕他说了那般绝情的话,她心里还是想和他在一起。

真的疯了。

刘金金吃完药,副作用让她昏昏欲睡,她直接睡了一天。

等她再次去咖啡馆的时候,窗台前的位置只有姜玉珏一人。

“夏阳呢?”

姜玉珏:“他出差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你嫂子照顾你侄子忙不过来,我过两天就回去。你过年记得回来见见面。”

刘金金一愣,没想到这三年她连侄子都有了。

不过,令她意外的是,姜玉珏居然没有强制她回家。

但说到这个地步,她只能点头答应。

姜玉珏回去的那天,只有刘金金去送了,夏阳不知道去了哪里。

这几天夏阳的消失反而让她轻松不少。

转眼又过了几天,刘金金再次沉迷于研制咖啡豆,苦香味慢慢舒缓她的神经。

就在她快要忘掉夏阳的时候,他又突然出现了。

在那天夜里,夏阳穿着类似校服的运动装出现在她家门口。

刘金金愣神了半天,要不是因为她实在对他太熟了,不然真的认不出来!

“你怎么……”穿这样?

话还没说完,夏阳上前一把抱起了刘金金,直接扛在了肩上。

“啊——”刘金金尖叫出声。

突然的双脚离地真的太吓人了!

“夏阳!你放我下来!”

巷子里有不少人听到叫声都好奇地探头一看,发现是最近出现的小情侣,便装作没看见。

刘金金用力拍打夏阳的背部,慌张道:“你做什么啊?!”

不会是因为她之前说得太过分,夏阳要打击报复吧?!

夏阳一声不吭地扛着刘金金走到街边,路人纷纷议论,看得后者羞得捂住了脸。

然后,夏阳把刘金金放到了共享单车的后座上。

“夏阳!你不解释清楚我就跳车了!”刘金金抱着夏阳的腰,嘴里不求饶地威胁。

夏阳突然停下车子。

后座上的人直接鼻子撞到了男人的背部上。

“我想道歉。”夏阳突然说道。

刘金金捂着鼻子没有反应过来,“什么?”

夏阳停好单车,拉着刘金金往公园里面走去。

他继续说:“那天突然吻你,是我做错了,我想道歉。”

眼前的世界忽然明亮起来,树枝上挂满了彩灯,如同银河一般向前蔓延。

气球飘得到处都是,各种彩带随风飘荡。

人形玩偶们不停的和小朋友们互动着。

刘金金呆滞地看着夏阳站在巨大的小熊维尼下面。

长长的睫毛落下一层淡淡的阴影,黝黑的双瞳中仿佛在闪着耀眼的光芒。

此刻,他正专注的看着她。

“对不起,时念。”

刘金金眼角温热,全身酥麻感不断,就连心尖都不停地颤抖。

这“地狱”她甘之如殆。


第20章

“儿童节?”

刘金金含着夏阳塞入她口中的奶糖,看到气球上的字,不禁笑出声。

夏阳露出为难地目光,说:“小时候说过要陪你过每一个儿童节的。”

在人身地不熟的地方,工作狂夏阳能找到这么一个办活动的地方实属不易。

“你喜欢吗?”夏阳问道。

刘金金点点头,“喜欢啊。”

夏阳一时语塞,虽然刘金金表现的很开心,但是他总觉得不能抵达她内心深处。

实际上,刘金金激动地都想抱住夏阳。

她想吻他。

但她不能吻他。

这只是暂时的幸福,在儿童节的节日里,刘金金依旧是夏阳的“妹妹”。

也是因为如此,他的“不变”再次深入她的心脏。

“时念……”

“哎!前面有糖葫芦,我要吃你买的!”

刘金金拉住夏阳就往前跑。

夏阳跟在身后,回想起以前小萝卜头扎着两个马尾拽着他到处跑。

姜玉珏痛苦地全场找他们两个,而这两个人玩疯了。

刘金金那张嘴一开就是“大哥哥大姐姐”,每次都能抱着一大袋零食回去。

姜玉珏看在零食的份上就原谅他们两个了,然后每年依旧如此。

现在,那个小萝卜头长大了,长发盘在脑后,是一个大人了。

敲诈的人选也从大人变成了他。

刘金金吃了一个晚上,就像把多余的想法当食物吃下肚,它们就能消失不见似的。

活动结束后,大人和小孩儿都慢慢回了家。

刘金金和夏阳并肩漫步在街道上。

摆放在身侧的两只手轻轻碰到手背,像触电一样倏然收回。

比起夏阳的紧张,刘金金更多的是警惕。

前者好像看清了后者的情绪,微微蹙眉,手里的动作更快,一把握住了纤纤玉手。

刘金金想要抽回,但是被对方紧紧握住无法动弹。

“时念,你听我说。”

夏阳停下了脚步,目光认真且专注。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