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排行榜top1小说顾澈叶晚晚全文阅读-(顾澈叶晚晚)小说免费阅读

weizuowen 22 0


  回到家,叶晚晚刚打开门,就听见从沙发上传来冷冰冰的声音,“怎么现在才回来?”

  “路上堵车,耽搁了。”

  这才八点啊,也不晚啊。他怎么坐在客厅,难道是在等她?

小说排行榜top1小说顾澈叶晚晚全文阅读-(顾澈叶晚晚)小说免费阅读-第1张图片-微作文

  看着叶晚晚手上拿着精致的礼盒,顾澈狭长好看的凤眼,染上一层幽深,“手里拿的是什么?”

  “我设计的礼服。”为了不必要的误会,她并未说明这是黎晨给她的。

  “我看看。”

  “呐。”叶晚晚自然的将礼盒递给他。

  看着盒子里的礼服,顾澈眼前一亮,腰身紧绷,凸显性感,腰带束起修长细腻的美腿。

  裙摆宽松飘逸,如同一朵盛开的白色花蕾,美丽又优雅,确实好看,而且很适合她。

  他的眼神暗了暗,叶晚晚穿上肯定很好看,声音沙哑,“穿上我看看。”

  叶晚晚也不是什么无知少女,她当然明白顾澈话语中的意味,当下就回绝了。

  本想继续逗叶晚晚的顾澈,突然接了个电话,急匆匆的离开了。

  看着他神情严肃,应该是发生了什么。

  深夜,顾澈还没回来,叶晚晚躺在床上有些担忧。

  这么多天的相处,纵然她不愿意承认,但确实对顾澈产生了感情,他那样帅气又有魅力的人,那个女人能招架住。

  但她同时也在压抑着自己的情感,她不知道顾澈对她的好是只因为她,还是因为笙歌。

  爱情这场豪赌,她没有把握。

  手机响起,叶晚晚以为是骚扰电话,准备挂断,仔细一看,是司竹打来的。

  “夫人,麻烦您来趟顾总办公室—”

  司竹显然没有说完,电话就挂断了。

  叶晚晚清楚的听见临挂断之际,话筒里传来东西被砸的声音。


第11章 不一样的他

  叶晚晚抵达w集团时,整栋大楼几乎已经熄灯,只有顶层办公室依旧明亮。

  她乘坐电梯来到顶楼,电梯门刚打开,伴随着顾澈阴鸷双眸的出现,满地的杂乱,地上还有许多玻璃碎片,吓得她一哆嗦。

  司竹看见他,想要上前迎接,却被顾澈喊住,“你把她喊来的?”

  “是的,您不能再这样了。”司竹立刻双膝下跪,直直的跪在玻璃渣上,恭敬的回答顾澈。

  他是个明眼人,跟在顾澈身边这么多年,知道顾澈待叶晚晚不一样,只有叶晚晚能帮他。

  面目狰狞的顾澈此刻就像地狱里的活阎王,他对着司竹的肩膀,狠狠的踢了一脚,“谁让你替我做主的?”

  叶晚晚在一旁都看的触目惊心,但司竹只是闷哼一声。

  她看不下去了,看着顾澈准备再来一脚,她急忙冲上前,站在司竹面前,闭着眼睛,一副英勇赴死的模样,“你要踢就踢我!”

  顾澈深深看了她一眼,用了很大的定力才没有对她动手,继而转身又开始拿起桌上的东西开始砸。

  叶晚晚见状,将司竹扶起来,让他赶紧离开,这里交给她。

  司竹一脸感激的看着她,“夫人,拜托你了。”

  “快走。”

  看着他一瘸一拐的坐上电梯,叶晚晚才暗自松了口气。

  转身看着继续发疯的顾澈,她想制止,但顾澈却将东西故意砸在她的脚边,双目猩红,犹如发狂的野兽,“滚!给我滚!”

  看着脚边的狼藉,自己却毫发未伤,叶晚晚知道,顾澈只想吓唬她离开,不会伤害她。

  这个念想让她坚定的向顾澈走去。

  叶晚晚成功靠近顾澈,她一边安抚着他,一边将他手里的东西拿开,然后紧抱着他,柔声道,“没事了,没事了。”

  本以为成功让顾澈安静下来,但是他突然将她按在桌子上,面目狰狞,粗糙的双手用力的掐着她的脖子。

  叶晚晚被掐的脸色涨红,呼吸急促,惊恐的挣扎着,“放,放开我,放开…”

  但他的手指愈加用力,脸上呈现出因暴力而出现的快感。

  叶晚晚渐渐感到呼吸困难,视线逐渐模糊。

  “救命,救,救…命啊!”他无助的喊着,眼里充满绝望,泪水顺着脸颊不断的流下。

  原本迷失了心智的顾澈,看着从叶晚晚嘴角溢出的泪水,疯狂的神色中有清醒的趋势。

  他仿佛是清醒过来,惊慌的放开叶晚晚,蹲到墙角。

  得到解放的叶晚晚,瘫坐到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等她缓过神,发现顾澈依旧蹲在墙角,背对着她。

  虽然内心依旧有点害怕,但叶晚晚还是大着胆子走上前,蹲在他身边,轻拍着他的背部,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

  顾澈的身子一直在颤抖着,他得狠狠的掐着自己,才能抑制体内的暴力因子。

  他一把推开叶晚晚,朝他大喊,“你走,你走,我控制不住自己!”

  叶晚晚看着顾澈这般模样,替他难过,那么不可一世的他,那么意气风发的他,怎么会蹲在墙角瑟瑟发抖。

  他推开她,她就上前,他再推,她再上前……

  最终顾澈不动了,他不舍得让她受伤,就任由叶晚晚抱着着他,他别过脸,气恼的说:“你别看我!”

  叶晚晚知道他不想被她看到自己这般狼狈的样子,他那么傲的一个人。

  她用手将顾澈的脸掰过来,目光坚定的看着他,声音带着安抚人心的魔力,“到了明天,我什么都不记得,我保证!”

  即便叶晚晚向他保证了,但哪有人愿意被自己的女人看到自己不堪的一面呢?他还想别过脸。

  叶晚晚阻止了他,并且用唇堵住了他即将开口说的话。

  她没什么经验,笨拙的吻着他。一直以来,这种事情都是顾澈领导她,现在到她自己,只能凭着感觉来,

  顾澈在那一瞬间因惊讶而呆滞了好一会,等他回过神,看着叶晚晚颤抖的睫毛,羞红的面庞,心头涌出一股暖流。

  很快,叶晚晚就从主动者变成被动者,被顾澈抱在怀中,双手攀附着他的脖颈,任由他肆意索吻。

  本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吻,但发展到后来,二人都开始情动。

  顾澈用充满情、欲的声音在叶晚晚耳边呢喃,“这里,可以吗?”

  他的办公室是配有小休息室的,但既然他特意说:这里。指的肯定不是休息室了,他们正处于落地窗前,俯视了整个城市的夜景。

  顾澈似乎是想到什么,补充着说了句,“外面看不到。”

  叶晚晚耳边的小绒毛因害羞而蜷缩起来,顾澈的目光太灼热,让她害羞的别过脸,轻轻地点了点头。

  夜色撩人。

  叶晚晚被捏着细腕举高,牢牢的定在落地窗前。

  恢复正常的顾澈亦如往常一样,很会折磨人,他的那些手段让叶晚晚差点崩溃。

  明明是他发疯,怎么现在能冷静的欣赏她沉沦的模样。

  ……

  清晨,叶晚晚从顾澈温暖的臂弯中醒来,一睁眼,就发现面前的男人用一双好看的桃花眼看着她。

  她羞涩的转移目光,发现竟然在家里的主卧上,“咦~?怎么在家里?”

  顾澈看着她困惑的模样,好像一只迷路的小猫,让人不好怜爱。

  他附在叶晚晚耳边轻喃,“怎么?是不是落地窗前更好,嗯~?”

  露骨的话语让叶晚晚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看着她娇羞的神态,顾澈心情大好,随即话锋一转,“昨晚,我…”

  还没说完,叶晚晚的手就放在他的嘴上,制止了他的话语,她柔声道,“我说了不记得,就是不记得了。”

  顾澈知道她是给自己留颜面,他用手抚摸她的脸庞,略微粗糙的指腹轻刮着她娇嫩的脸庞,轻声道,“对不起。”

  “不用和我说,你应该对司竹说,多衷心的下属啊…”

  “嗯。”他看着叶晚晚喋喋不休的小嘴,心情好极了,轻吻着她修长细腻的手指。

  目光相撞,皆是温柔。


第12章 他的过去

  顾澈吃过早饭便去公司了,叶晚晚找到司竹的号码,拨过去,和他约了时间见面。

  虽然叶晚晚不问顾澈究竟是怎么回事,不代表她要当做不知道。

  来到医院,私人病房。

  躺在床上的司竹看到叶晚晚,想要起身,但被叶晚晚阻止,“你就好好躺着吧。”

  她放下带来的水果花篮,找个椅子,在病床边坐下。

  “感觉好些了吗?”

  昨天看着他笔直的一跪,玻璃扎进皮肤,她都替他倒吸一口凉气,结果当事人却没什么反应。

  “嗯,没什么大碍,但顾总非要我住院观察观察。”司竹面色正常,看起来确实没什么问题。

  “你家总裁还是挺好的。”

  “嗯,昨天那样是个意外,顾总平常待下属都是很好的。”

  叶晚晚不禁疑惑,“顾澈究竟因为什么变成昨晚那样?”

  司竹深深叹了口气,“一切的起源还要追溯到顾总的父母…”

  原来,顾澈的母亲在他小时候因为一场车祸意外去世,原本阳光快乐的男孩变得阴郁。在他最难过的时候,恰巧老爷子因病在外治疗,导致他经常会脾气暴躁乱砸东西,慢慢变成了狂暴症。

  当笙歌出现,她的温柔与陪伴渐渐温暖了顾澈,让他的暴躁行为逐渐被抑制。八年,他们相处了八年,却在顾澈准备求婚的那天不辞而别,从此了无音讯。

  再次遭受背叛的顾澈,暴躁的行为又重新出现,并且变得更严重。老爷子不得不把他送去医院治疗,虽然效果良好,但也无法根治。

  这几年总是断断续续的出现,昨晚是查到有关那场车祸的消息,但线索很快就断了,以至于顾澈变得发狂。

  离开医院时的叶晚晚,心情久久不能平静,顾澈小时候竟然经历了那么多。

  抬头看向天空,阳光竟是那样的刺眼。

  回到家的叶晚晚看着正在花园里修剪花枝的顾澈,他的背部是那样的宽大,她很开心,他长的很健康。

  她默默地走到他背后,轻轻环住他,脸贴在他温暖的后背,静默不语。

  顾澈知道司竹跟她说了一切,他就那样站着不动。

  二人的身影是花园里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很久很久以后,叶晚晚轻声说:“晚上我做饭,期待吗?”

  “期待。”顾澈如实答道。

  “答应的这么爽快?你就不怕不好吃?”叶晚晚忍俊不禁。

  顾澈转过身,揉揉她的栗色头发,“不好吃电话,都给你吃。哈哈哈。”

  气的叶晚晚轻锤了他的胸口。

  傍晚,叶晚晚拉着顾澈去附近的超市采购菜品,她第一次在顾澈面前展现厨艺,可不能失手。

  他们推着购物车,一起在超市里选购。

  叶晚晚此刻是真的理解了他们是夫妻这个概念。

  原本只是打算来买菜的,可是,购物是女人的天性。

  来到居家用品区,叶晚晚走不动路了,情侣款的牙刷,她拿了一对;情侣款的毛巾,拿了一对;情侣款的拖鞋,拿了一对…

  顾澈在一旁挑眉道,“原来你喜欢情侣用品啊,早说嘛,我把家里用的全换成情侣款,怎么样?”

  叶晚晚瞪了他一眼,自顾自的继续采购。

  直到最后,二人领着满满两大袋的东西满载而归。

  等到他们走远了之后,黎晨从暗处出来,看着他们的背影,他一拳打向身边的墙壁。

  血花四溅。

  但他却像没有痛感,一动未动,只是面色沉如水。

  叶晚晚回到家就开始在厨房忙碌,顾澈则回到书房办公。

  王妈看着她干劲十足,但是怕她没有经验,担忧的说,“少奶奶,要不还是我来吧,您小心受伤。”

  “王妈,你就放心吧,我厨房没少下,厨艺好着呢!”叶晚晚欢快道。

  她还偷偷的补了一句,“我想让他尝尝我的手艺。”

  王妈是过来人,当然一点就通,识趣的离开,让叶晚晚大展身手。

  不过她倒是有点惊讶,身为富家女的叶晚晚竟然精通厨艺。

  看着叶晚晚的身影,欣慰的笑了,心里暗想,少爷这次真是遇上良人了。

  叶晚晚确实没撒谎,她很会做饭。从小在外国,为了省钱,她只能自己做饭。久而久之,厨艺不断提升。

  简单的三菜一汤,味道却十分可口。

  大口吃着饭菜的顾澈想到了笙歌,她不会做饭,怎么学也学不会。往往到最后,都会央求他来做,以至于让他练就了一番好厨艺。

  看着顾澈走神,叶晚晚小心的询问,“怎么了,不好吃吗?”

  “味道不错,只是比起我做的差远了!”顾澈轻飘飘的给了她一个眼神。

  “你居然会做饭,unbelievable!”

  “怎么?难道不可以?”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

  看着满身贵气的顾澈,叶晚晚实在想象不到他做饭的样子。

  顾澈吃完饭,擦擦嘴角,“对了,下周有个聚会,你陪我去。”

  “什么聚会?我要穿什么样的衣服?”

  “就你设计的那件不错。”顾澈眸子暗了暗,她穿上,肯定很美。

  “啊?好吧。”

  她不是没穿过自己设计的衣服,但是往常她也就是穿着玩玩。这还是她头一次穿自己设计的贵重衣服出席宴会。

  顾澈仿佛是看出来她的顾虑,对她投以肯定的目光,“若是设计师不敢穿自己设计的衣服,怎么能指望别人穿你设计的呢?”

  他一语点破她的担忧,不得不承认,他的眼光确实毒,一眼就猜出了她的心思。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